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暗夜的舞者

暗夜的舞者

作者: lily 来源: www.yzhwx.com 时间: 2012-03-14 阅读: 在线投稿
  歌台舞馆,燕楼楚阁,散了你那浩瀚歌姬舞妾,任那绿袖红裙哭得莺莺燕燕,看你该怎样疼惜无奈,呵,酷爱的王,杀你,岂不是过分轻易。
  我是暗夜的舞者,舞在这寂冷的大殿后高耸的孤台上,独对那一轮清凉的弯月,衣袂翩飞,长发漂荡。重重的大殿,蔓长的秋草掩不住内心的哀思,轻便的舞步展不开眉间的愁绪,脚步翩跹,眼波凄迷…
  你当知道,兵临城破,满族尽诛,自那一日,在没有云族云兮,只剩下你的王后云兮。众人尽言:“云族云兮,异世奇芳,一舞动燕池,唯可伴宣王”,却不知这段歌谣的背后,云城尽成废墟。呵,不外是皇族一句话就够了…




  大殿赦封,宗庙祭奠,不拜不忌,任那几朝元老在御前死谏,看你愁眉难展,看你弃取难以,呵,酷爱的王,杀你,岂不是过分自制。


  衣袂翩飞,旋晕了殿角悬挂的宫灯,洒下一团柔和的光晕。长发漂荡,发动空中飞翔的流萤,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曼妙的轨迹。



  松开被他牵住的手,犹有他手心的温度留下,抬手轻轻触摸他的脸庞,这是第一次我们之间的间隔这样近,也是最后一次。后背的湿湿的温热已经濡暖了酷寒的箭羽。摔倒前看到的他惊惶的眼神,内里全是忙乱,只能最后扯起嘴角。酷爱的王,我怎能不爱你。


  顶嘴你倚重的老臣,鞭策对王位虎视眈眈的诸王,贬退你欣赏抬举的爱将,看你能容忍到奈何的境界,呵,酷爱的王,杀你,岂不是过分轻易。


  脚步却不知从何时乱了,早已酸软的脚一时不慎,便跌了下去,原觉得会摔得很重,却跌入了微凉的胸膛,可以感觉到衣服上清冷的夜露,昂首对上了布着血色的双眸,忍不住泪然双颊,酷爱的王,要我怎样能不爱你。




  野史记实:时宣王十五,出宫巧遇云兮,暗生心绪,惊为天人。后五年,云兮一舞动燕城,却不知乃其兄云霆为达上听漆黑促之,其意为图于王驾不轨。时为宣王察觉,却难料云霆举满族为祸,终为宣王斩除。然其中事云兮尽皆不知,始成误解。然终为宣王作用。于诸王乱时,心怀愧疚难平,终为宣王挡箭羽而亡,终年不外双十。   即使独自歌舞,无人相伴,呵,酷爱的王,我不爱你。
  细描了那眉,望着满城尽屠后的狼籍,孤身一人站在雄师之前,冷眼看你一身金甲,高视睨步,眉角眼梢那尽了你的势在必得。千军万马之前听你宣封王后云兮。呵,酷爱的王,灭族之恨噬骨,杀你,岂不是过分自制!
  即使全全国的人都爱你,呵,酷爱的王,我不爱你。
  纷骚动扰其中事,
  身后由人性短长。
  扑打你最痛爱的姬妾,填掉你最爱的碧湖,焚掉你最爱的珠楼,看你会恼怒心疼到奈何的境界,呵,酷爱的王,杀你,岂不是过分自制。

  为我新建的舞云殿,日日供着有的云雾峰顶香茶,殿内垂着的是云族织就的水云锦,塌上铺的,梳妆台上摆的,日日吃的,就连漱口特用的茶水莫素一般用的,竟不知在云族的起居琐事是怎样原样不动的舞云殿。诸般的无理取闹,小至饭后茶余间,大至朝堂上,纵是再过度,竟也不曾有丝毫惩戒。
  侵扰朝堂,百官之前,你终于恨极擒住我脖子,你只看到了我搬弄的笑意,我却看到了你挣扎的眼光中掩不住的爱意,呵,酷爱的王,杀你,怎比得上刺入你心底!一勾弯月徐徐西偏,清亮的月色将楼台妆点成柔和的玉色。如镰的月挂在稀少雕栏间,仿若从瑶池中化出。此时已经离天明近了,脚步趋于柔和,先时的涟漪睥睨已经不再,却益发得得哀婉,却不知雕栏深处,一袭红纹玄衣垂了一夜。

  暗夜的舞者——宛月清秋
  即使没有管弦奉陪,丝竹萦耳,呵,酷爱的王,我不爱你。
  初升的太阳的终于闪灼着金色跃出,洒下一片刺眼的金色,看着被阳光勾勒的恍若神祇的他,才发明他竟这般英俊,只是,往后怕再也看不见了。
  散六宫,乱朝堂,


  山归远,水流长,
  祸云族,嫁宣王,

  暗红的衣袂纷飞处,玄黑的暗纹痴缠其间,如瀑长发间,赤色抹额间或闪现,有神的眼眸亮如辰星,全心勾勒出的细长眼尾妩狐媚人,胭脂色的唇角却勾着深深的嘲讽。跟着脚步的调动,惨白色的容颜笼在亮如蚕丝的长发里,不经意中暴露。
  据史书记实:宣王三年,云族叛,平后,以云氏孤女为后,恩爱很是,厥后二年,诸王反,攻至舞云殿,云氏为宣王挡箭身陨。平乱后三年,百费重兴,宣王禅位允王后,不知所终。
  脚步翩跹,旋起孤台上无人惋惜的纤尘,散成清秋的薄雾。眼波凄迷,看醉了秋夜里暗降的清露,轻柔的落下不敢侵扰那绝美的舞姿。

  即使长夜凄苦,深殿清凉,呵,酷爱的王,我不爱你。

  燕城一舞动四方,
  远方耀起了一片红光,陪伴着阵阵的厮杀声,却丝绝不能影响到翩跹的舞步。





  天色已经微明,站在高台上可以瞥见节节败退的士兵,可以想见,不需几时,便退到高台前。
  阳光中,叛军首领本来的王叔走出,仿若他才是理所该当的天之骄子,听着他义正言辞的声讨昏君妖后,竟认为恍如一梦,没有惊骇,没有恼怒,没有恼恨,眼中只怀孕畔的男人。眼光一寸寸移动,额,眉,目,鼻子,嘴,颚…



Tag: 暗夜的舞者
分享到:
上一篇:《天主请开窗》之十《背井离乡话悲惨》 下一篇:谈什么美好

与暗夜的舞者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