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温馨亲情 > 一棵紫色的藤(1)

一棵紫色的藤(1)

作者: 小婷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0 阅读: 在线投稿

   父爱是无私的,也是伟大的,在我们不经意间给我们留下最深刻的印迹,就如下面所讲述这篇感人的故事,令人久久不能平静……

   ------------编者语

    因为是紫色的,所以叫紫藤,不过真正的名字是Wisteria sinensis。这是老师教的。在那一年炎热的午后。

豆科落叶木质大藤本。大型总状花序长20厘米~30厘米或更长,下垂,生于枝端或叶腋,花排列密集,有花50朵~100朵,蓝紫色、淡紫色至白色,芳香,先叶开花,花期4 月~5月。蝶形花,单瓣或重瓣,长2厘米~3厘米。用播种、扦插和分株等法繁殖。因支根少,最好带土移栽。喜空旷、向阳和土层肥厚的环境。定植时需设立永久性水泥或钢结构棚架。生长时期需注意施肥和灌水。这是他说的,在炎热午后放学时的车棚里。

会这么了解的原因是,他家里的温室中种了很多颗,所以我们决定去看。向南的林荫道,我坐在颠簸的自行车后面,一只手握着车座下面的铁栏,另外一只拼命紧紧抱着书包。是发生在八岁时候的事。

那是D家里唯一的一台脚踏车,平时还要兼顾送货用。所谓的货,就是阳台后面连接的温室里一大片的茂盛植物。从玫瑰到丁香全部都有。而紫藤那一个品种却独自放在一个大屋子里。D说,紫藤喜欢这样。空旷和适量的水分。我第一次去是跟着父亲,大人在旁边商议,我就在花丛里穿动。D冷不防从香龙血树的后面钻出来,手里拿着两个喷壶,脸上黑黑的。

“给。”他把其中一个喷壶递向我,脸上的表情被污垢挡住。

“不要。”我盯着喷壶上的泥土发愣,然后转身离开到玫瑰旁边去。

穿过三色堇和铃兰,后面的屋子里就是紫藤。走进去可以闻到明显的芳香气味。正值花季,从茎到花由里向外散发生命活力。我回头看看温室的门,然后回过身来,从书包里拿出一把三角尺,探过身去,轻轻在上面划了几道。锋利的边缘立刻划开表皮,少量的液汁涌出来,用手指摸上去很粘稠。我皱起眉头,转过身要偷偷溜走的时候撞到D的肩膀。他已经洗过脸,眉头中间的怒气十分明显。我倒退一步,把三角尺扔在他身上,狂奔到外面,躲到父亲后面大哭。

也不需要解释什么原因,D被他母亲骂了一顿。我临走之前还对他偷偷做了鬼脸。

“你从小就是这样的孩子。”D后来这样对我说,“像紫藤一样的。”他又加上一句。

“为什么?”

“和藤本植物一样没骨气,而且还水分十足。”

“谁说的?”

“不信么?你没见过紫藤吧?”

“……”

“去我家看就知道了。”

……

没什么原因,我就是不喜欢紫藤。看起来好象会盘在上面,吸食人的精气一样。D却最爱,还给每一个植物都起名字。

“很早之前,家里有孩子新生,长辈就种一棵树下去。据说这样两样东西就可以互补,谁没了力气,就从另外那个那里借。人就会很长命。”

“那树如果先死了呢?”

“不知道……树活得都很长……”

“你出生的时候种树了么?”

“嗯。就那个。”他指过去,在紫藤院落的东北角,有一棵比其它都巨大的紫藤,肥大的总状花序看起来很恶心。我站得远远的观望,一声不吭。

“怎么?”

“人要是真的这样靠植物才能活下来,多恶心。”

“那不然找一个人也可以。我和妈妈就是这样。”他说,拉着我走出温室,转身从书包的里层翻腾了好久才拿出一样东西递给我。相识时的那个三角尺,上面的刻度已经几乎消失。

“干吗?”

“还你啊……不然干吗?”

“噢。”我拿着尺,抬头疑惑的看他,“为什么?”

“妈妈死了,之后我不会再去上学。我住伯父家。”

黄昏之后,他用脚踏车送我回家,离去之间摆摆手,脸上的微笑有点变质。我以最快的速度冲上楼,还来得及看到他的背影。那个时候,我突然没来由的害怕。和他互补的母亲死去,会不会也一并把他带走。就这么想着,眼泪一下子涌出来。D没错,我从小就那么没骨气,而且水分十足。

那之后,D仍然住在原来的地方,每天放学来接我。因为脚踏车给伯父拿去卖掉,我们之后就只有从向南的林荫道步行回家。不过温室已经一点点拆了,所以我们也再没有回去他的祖屋。

“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那你的那颗紫藤还好么?”

“很好啊。我经常浇水。”

“你伯父不会把它也卖掉吧。”

“嗯……我也不晓得。”

“如果被扔掉,那你不就死了么?”

“嗯……我不知道。”

“没关系,你别害怕。”

“……我哪里有害怕?”

“说实话没关系,我不会笑你的!”

“……”

“那,顶多这样,我牺牲一下,如果树被扔了,那我就借你一点生命力。怎么样?”

“……嗯。好。谢啦。”

“喂!要还的啊……”

“啊。知道了知道了。”

这些都是发生在我8岁时候的事。遥远并且平实。好象有轻微裂痕的地图一样,发黄,陈旧,但是挂在墙上的感觉却无比安全。有时候,当生命以自然和谐的步调走过,谁都不曾察觉。但是一旦痛苦扭曲,记忆就尤其明朗。几年之后,D可能不会记得我要借给他生命的事,这些细微末节都会被掩埋。可是他的那些花,其中的一些,总会在另外的一个地方生根发芽,再次重生,好象萤火虫一般,渺小,但是不可忽略。死亡也是一样。



Tag: 伤感 紫藤
分享到:
上一篇:写给妈妈的信笺 下一篇:一棵紫色的藤(2)

与一棵紫色的藤(1)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