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温馨亲情 > 一棵紫色的藤(2)

一棵紫色的藤(2)

作者: 小婷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0 阅读: 在线投稿

     D经常会想到死亡,好象在画册里,谈话中都有提及。他每天除了帮伯父忙里忙外,就是照顾那盆长相恶心的紫藤。他有时候坐在学校门口等我,出神的想事情可以到浑然忘我的境界。我走近他,站在旁边,伸出手指又不敢打扰。他凝视某一个方向的表情,好象可以保持那个姿势一直到永远一样。我记得姨妈说过,小孩子是无所畏惧的,因为不知道天高地厚。可是在那个时候,我确定我们都是怕死的。莫名其妙的害怕。

D的伯父不是个温和的人,管教的严,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通常我们只有见面,却不能通电话。每天从向南的林荫步行回去的时间就是唯一愉快的接触。每天每天,没有人会想到改变,好象我们就应该这样,维持同一个脚印,踏着同一片叶子,永无止境。

这条没有尽头的道路,在我们12岁的时候出现分叉口,D跟着他伯父搬家了。虽然也并不是很远,可是两个小孩子就是因为这件事情郁闷到不行,甚至还要写纸条发誓彼此都不能遗忘。

搬家的当天晚上下雨,电闪雷鸣的十分可怕,我则因为感冒而不能去帮他。打了第十四声响雷的时候,我从床上爬起来突然大哭,然后打了一把伞就冲到D家里去。瓢泼大雨中,D和一群人还在搬动家里的东西,我跑过去站在他旁边,看见他把自己的雨衣大半都披在身下的紫藤上面。他半转过身,看见我,笑起来。我则开始大哭,把雨伞扔到一边天昏地暗的哭,不为什么。D在旁边手脚大乱,一边照顾植物一边把我拉到躲雨的地方:“怎么了怎么了?”

“我害怕。”我仍然大哭不止。

“啊?怕什么?”

“我不知道……”

“……”

就这样哭闹了十几分钟,我终于停止。屋檐外面的雨渐渐稀少,好象都从我的泪腺流走了一样。D抬头看天,嘴角的弧度略显忧伤。身上的水分开始蒸发,入夜之后十分寒冷。我靠近D,把整个左边身体都贴在他身上,突然有点困。落入睡眠之前,D发觉我的异状,捧着我的脸不知所措。

“D,你借我一点生命力吧。”我说,把睡梦前D最后一瞬间的面容刻印在脑袋里。

我发烧,然后转为肺炎,整整三个月没有走出医院一步。D和我的联系就活生生的中断,好象迸裂的悬崖,从中闲掉落下去,底部是深渊,再也无法修复。我有时候躺在床上,就会开始寂寞的回想,充斥记忆的都是些琐碎的镜头,唯一清楚的只有D在那一瞬间的脸,眼睛里清清楚楚的闪烁的眼泪的光芒,刺痛了我的眼睛。我顺着白色病房的天花板的裂痕看上去,只有无限凄美。我想念D的植物,疯狂的想念。

我把那把三角尺拿出来,放进绣花的小布袋里,每天每天带在身上。

三个月之后我出院,活蹦乱跳,升上国中。我确定,那个时候,D确实把他的生命力借给了我。这是属于小孩子的固执,即使什么也没发生,但是我们仍然相信魔法。大人比较容易选择宗教安慰自己,小孩子则无偿的捐献自己的想象力。我推测过几百种D之后的表情和动作,甚至还有语言和心情,只是有一些随风而逝,另外一些无人得知。很久之后我了解,D的妈妈所说的“互补的两个人”,原来是这样的微妙。我们一生中有超过千亿次的思念,有超过百万次的喜欢,只有不到十次的心爱。听起来大同小异,其实变幻莫测。我们可以爱上无数个人,可是同时也爱我们的,却只有几个。而这些互相之间倾诉着电流的,可以互补生命,另外一些,只能擦肩而过。

再见到D是在一年半年之后,他一下子长的非常高,皮肤也变得很黑。站在国中的校门外面,差一点就被我打飞的排球给撞到。我跑过去道歉的时候,看到他眼睛里无法遮盖的笑容。我奔过去挂在他身上,嘴里在笑,眼里在哭。

“你啊,从小就是这个样子。”他说。

“唔唔唔,和藤本植物一样没骨气,而且水分十足。嘿嘿嘿……”我跳下来,揉着眼睛说。

生命中就是因为有这些分离的间隔,感情才变得十分珍贵。就好象痛苦的记忆永远比快乐的来得清晰一样。我问过姨妈关于所谓“互补的生命”的事情,她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借生命给你。”

“为什么?”

“就好象输血一样,即使对方同意,血型也并不一定吻合啊。”

我和D一定是同一种血型,同一种生命,我们一定吻合。我自以为是的这样认为。

“M,那把三角尺,你还留着么?”

“还留着还留着。”我积极的秀出来。

“可不可以给我?”

“哎?怎么可以再要回去?”

“我要离开了,大伯要到北方去,满远的,也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

“那,那,那……”那我们要怎么办呢?可是 ,什么怎么办?甚至没开始,就没所谓结束。

谁说如果适合,就一定要拼在一起呢?

那些互补的规则,只能出现在规整的图形中,可是我们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扭曲。小孩子总有权利向往将来,这就是那个时候唯一的一点希望。但是所谓希望,是通常并没有把握实现。

“那什么?”他问,眼睛里再次闪烁光芒。

“那……你的紫藤怎么办呢?你要带走么?”

“……那,可能要拜托你帮我养。可以么?”

“嗯。”

当有一天,你注视着一个人的眼睛,用尽全部的力量去注视,然后发现自己说不出否定答案的时候,所有的快乐与痛苦一定就由那一刻开始滋生。由内向外,好象紫藤的液汁一样的感情涌出来,泛滥。

我们沉默的走着,从他的新家里搬出那盆紫藤。那些凌乱的枝叶好象疲惫不堪的中年女人,散发着浓郁的香气。我们坐在它的两旁,沉默无语。然后就这样告别。我留下紫藤,他拿走三角尺。这个不等式告终。音信全无。有时候,当你爱上谁,就会尽力的模仿,尽力的挖掘他的消息;但是当一段关系疲惫无力,就恨不得所有画面都烟消云散。我介于两者之间,在意,但是矛盾。谁规定必须以悲剧告终呢?也许只不过是休止符而已……这是我全部的安慰。

这些安慰有时候能够疗伤,有时候更像盐巴。谁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除了细心的养他的那一盆植物之外根本别无他法。紫藤由疲惫不堪的女人变成安静的寡妇,坐在我的阳台角落里,非常自然平和。朝阳的姿势好象在拼命的想念着什么,只是力不从心。每年开花,每年花谢,好象打定主意就要这样一直到永远一样。

五年之后,我从父亲那里得到消息,北方的一场大雪中失去了D的消息,大雪封山的几天,大家组成队伍出去找寻。最后由于在洞口外面发现了一个绣花的布袋,跟踪进去,在一个被封住的冰冻沼泽里发现了他。父亲这样平静的转述完,就走出去做别的事情了。我的书桌上摆着寒假功课,手里还握着一只笔,这样听到消息的感觉有点虚晃并且可笑。可是透过窗子望出去,阳台上呈现一片狼藉。安静的寡妇以优美的姿势躺在地上,远远望过去,藤条已殆,花瓣尽枯。我叹出一口气,浑身疲乏。我的生命力被瞬间抽走。

这个时候,我终于相信,父亲说的都是事实。我们连接,我们断裂,在我们共同的这个世界,藤枯花谢。



Tag: 伤感 紫藤
分享到:
上一篇:一棵紫色的藤(1) 下一篇:风萧萧,雨漫漫

与一棵紫色的藤(2)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