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杂文 > 影评书评 > 影评《母亲》的影评_一位伟大的母亲

影评《母亲》的影评_一位伟大的母亲

作者: 月下诗人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4-10 阅读: 在线投稿
  
      看完这部电影后,我真的被这位母亲跳舞时震撼到了,她是孤独的舞者,担心受怕 为儿子呕心沥血,那种淡淡的忧伤,深深的让我感触到,这位母亲一个跳跃的灵魂。

  一
  
  故事发生在闭塞的乡间小镇,人到中年的母亲头发蓬乱,腰背微驼,开一间小小的草药铺,以非法为人针灸的微薄收入维持生活。早已习惯承受艰辛的母亲最大的心病是已成年的智障儿子泰宇。长着一双“鹿一样的眼睛”的泰宇单纯无知,在家待不住,在街上玩耍难免惹是生非。这不,电影刚开始,正在堆满药材的昏暗药铺里切药的母亲一个不留神,泰宇就被疾驶而过的高级轿车撞倒,母亲扑将出去,泰宇并无大碍,母亲的中指却被铡刀切伤,鲜血淋漓。不懂事的泰宇被街头朋友振泰拉去找轿车的主人、在附近高尔夫球场打球的富商泄愤。因为振泰踢坏了轿车后视镜又推诿,在警察局泰宇代人受过,有理反成无理,须支付一笔数额不小的赔款,已经左支右绌的母亲又添债务。这个简单的桥段不动声色地定下了电影令人压抑的基调,这对相依为命的母子生活中可谓危机四伏,寻常日子里尚且祸从天降,无法自保,待风浪来袭,这只千疮百孔的小舟怎逃灭顶之灾。  

  世人都认为爱是无敌的,但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可以是骄傲,是责任,可以是安身立命的根本,是生命意义的唯一。也因此,可以是盲目,是封闭,可以是孤注一掷,是鱼死网破,可以是沉沉的负累,使爱着和被爱的人一起坠入罪孽的深渊。
  
  
  二
  
  噩梦突如其来。闲极无聊的泰宇在小酒吧喝多了,在小巷里尾随一个名叫文雅中的女学生消失在夜色中。第二天文雅中的尸体在屋顶天台上被人发现。经酒吧女老板等人指正,泰宇被当作唯一的嫌疑人带回了警局,急于破案的警察连蒙带骗让他签字画押低头认罪。母亲闻讯如五雷轰顶,她的天塌了。她坚信凶手另有其人,儿子是清白无辜的,是遭人陷害的。母亲带着樟脑、人参去拜托警察,“他连蟑螂都不敢杀”,警察冷漠,案子“百分百结束了”。母亲去文雅中的葬礼“作为同一村人前来致意”,被文雅中的家人推搡,辱骂,挨耳光,仍理直气壮,“这案子不是我儿子干的”。母亲放弃自尊,乞求“国内最贵的”律师,举债请律师吃昂贵的海鲜自助餐,律师草草应付,提出判泰宇去精神病院关押四年的解决方案,“算是法外施恩了”,“我儿子是无辜的”,母亲断然拒绝。她知道能帮助儿子洗刷罪名的除了自己的不懈奔走,更重要的是泰宇的记忆。她不断去探视泰宇,竭力要泰宇回忆当晚的行为,“最重要的是你要想起那晚的事”,她提醒儿子“动动太阳穴”,她从小教儿子双手按揉穴位来帮助记忆,“想不起来也要尽量去想”,然后抓住一切蛛丝马迹,一厢情愿查寻真凶。母亲的四处奔走和泰宇的记忆碎片错落浮现交织在一起,推动剧情发展,叙事也由单线直进悄悄地
  转为一显一隐双线并行。“我想起来了……不是我干的,后视镜不是我踢坏的。”泰宇混乱的思绪中首先浮现自己的冤枉,母亲得到启发,坏小子振泰嫌疑最大。母亲提心吊胆潜入振泰家中,发现高尔夫球杆上有血印,如获至宝。扑面风雨中母亲一脚泥、一脚水走在荒原上,肩扛球杆,气势昂扬。到了警察局,费尽心力得来的“证据”却是口红印。警察奚落的笑声中母亲茫然失措,大雨将她浇得透湿,寒意渗到心里。振泰找上门来理论,讨去5000元做赔偿,母亲做了错事,自认倒霉。好在他也认为凶手另有其人,告知母亲文雅中有一些不堪的传闻,母亲立即四处打听。母亲的调查越来越逼近凶杀真相:文雅中没有父母,靠与男人性交易养活自己和嗜酒的祖母;她身体不好,常流鼻血,无钱看病;她改装手机,用手机无声地拍下那些男人,“那些照片真的很惊人”,还说过要用这手机换米酒。母亲断定“杀她的人一定在照片里面”,赶到文家,用钱从文雅中神志不清的祖母手中换回手机,再赶去看守所让泰宇辨认照片。“他有一头白发,是老人家”,泰宇指认镇上的拾荒老头儿。破案在即。母亲又一次踏上荒原,起伏山峦的映衬下,远远的身影弱小而执着。山脚下杂乱的垃圾房里,母亲假托是义工来看望独居老人,取出针盒要为老头儿针灸治疗。老头确实因为“看到不该看的事,受到惊吓”而心情不好——那个暗夜,文雅中讨厌泰宇跟踪,骂他“大白痴”,并用大石块砸他。泰宇牢记母亲的嘱咐:“要是有人欺负你,你要打回去,打你一下,你打他两下”,捡起大石块扔回去,打中文雅中。“你干吗躺下来?”泰宇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手足
  无措,最后倒拖文雅中的双腿上了屋顶,边使蛮力边担心地问:“你会痛吗?”母亲大惊:“你一定是看错了,警察说泰宇是无辜的。”“他们抓到他没错啊,”老头做了个按揉太阳穴的动作,“我还是打电话报案比较好。”母亲抓起沉重的铁扳手狠命把老头儿砸倒,“你怎么跟我儿子比?”待歇斯底里的母亲清醒过来,慌乱地扑下身子试图阻住鲜血的汩汩流淌,一切已无法挽回。
  
  
  三
  
  叶圣陶先生认为小说人物刻画应该向雕刻家学习:“雕刻家制作人像,有的地方粗凿,有的地方细雕,粗凿细雕全得其当,不容有丝毫疏忽处,雕成的人像就不仅仅是形体,
  而且透露出精神面貌。”我们且把电影视作一座雕像,看导演如何拿捏取舍。
  
  《母亲》中配角的处理,“粗凿”得法,次要人物一样具有光彩。振泰、警察、律师、文雅中、同学、祖母、拾荒老头儿,这些戏份不多,或者只匆匆露面的人物,来自社会的不同阶层,言谈举止折射出人性光谱的纷繁棱光。汇聚他们的音容笑貌,细密地充填社会生活的缝隙,真实再现母亲和泰宇生活环境的昏暗逼仄。请注意这个细节:颓败的屋子里,疯癫的祖母一边从米桶里找出已经死去的孙女的手机,一边恶言咒骂文雅中不给她打酒喝。只简略的一笔,文雅中这个备受蹂躏、无辜死去的女孩儿形象便清晰凸显,人们得以了解她曾经挣扎在怎样的阴暗境况之中。配角为揭示主角的心理活动起到重要作用。喜憨儿,一个“从八道溪山的疗养院逃走”的弱智男孩儿,因为在他的衣服上找到与文雅中相吻合的血渍,被当作凶手顶了罪。母亲得到消息赶去探望,“你还有亲人吗?你有母亲吗?”喜憨儿不知应对,亦不知悲喜,备受良心折磨的母亲满腔无处倾吐的悲哀,痛哭失声。
  
  
  
  四
  
  从叙事角度看,这不是第一人称的作品,不以“母亲”为第一讲述人。奉俊昊导演在答记者问时曾说这是一个“颠倒的故事”,“影片的开始是母亲在看着儿子,之后画面突然转到儿子在看母亲”。观众所看到的乡镇风貌、人物活动、事件发生,都经由母亲的目光而次第展开,循着母亲的心理感受走进母子的生活,为不知何时是头的艰辛生活而挣扎,为若隐若现的事实真相而惊慌。编创者把“母亲”变成了“我”,全知叙事和限知叙事并行不悖,亲近和间离混杂交融,营造感同身受的观影效果。真正让观众意识到“母亲”是他者,是电影中母亲的两段舞蹈。朝鲜民族以能歌善舞著称,导演采用以行为表现人物内心情感世界的手法,安排这两段如同内心独白的舞蹈,真可谓神来之笔。
  美总是使人惆怅。这两段具有超现实色彩的舞蹈桥段一头一尾遥相呼应,是母亲纵情的时刻,也是导演纵情的时刻。诗人说“没有灯火就无法起舞”,那“灯火”是生之希望,爱之慰藉。独自起舞,这是一位多么美丽的母亲,心中百合盈盈,兰叶幽幽;独自起舞,这是一位多么孤独的母亲,相伴相随的只有斑斓又凄苦的记忆;独自起舞,这是一位多么刚烈的母亲,内心的旋律,无声而强烈,我祈望柔韧的草叶拂去她所有的污垢,清冽的山风送给她走下去的力量。独自起舞,一切停止在起舞的时刻,该有多么好。
  
     我由衷的为之感叹,母亲是我们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


Tag: 母亲
分享到:
上一篇:泰坦尼克号3D影评_一段凄美的爱情 下一篇:看北爱所感,错过了你我的爱人

与影评《母亲》的影评_一位伟大的母亲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