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温馨亲情 > 风萧萧,雨漫漫

风萧萧,雨漫漫

作者: 温馨小蜻蜓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3 阅读: 在线投稿
     亲情,伤感,萧萧
     

她,蜷缩在堂屋的一架简易的,临时搭成的木板床上。头发大部分是黑的,一小部分已是花白;脸很小,松松垮垮布着一张满是老人斑的皮,眼睛紧闭,嘴巴偶尔会鼓起呼吸,给人活着的一份安宁心态。脸,安详地睡成秋风下的一片落叶,紧紧贴住大地母亲的模样;身躯,单薄弱小地裹紧在被单下。
       堂屋里,站着的,坐着的,或沉默,或交谈,大概有三十多人的情景。电视机里播放着老人生平最喜欢看的“莆仙戏”。敞开的大门,熟视无睹着,由着熟悉的,陌生的面孔进进出出。大部分是萧瑟的光景,有时也会有一些欢声笑语。
       我把车子停在院子里,就急匆匆地一边吩咐表姐把车上的礼品拿下来,一边往屋里奔。在和亲戚们寒暄着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外婆她安静地躺着,令人疼惜的模样,就是我刚描写的一副情景。站在床边看了好久,才敢伸手去触摸外婆的脸,想不到本是侧睡的外婆却突然翻了一下身,成了歪曲的形状,我连忙帮她把两条腿也慢慢摆正,却分明感觉到神经的颤抖,大概是双腿又麻又酸的反应了吧。
       今天是国庆节第一天(农历九月初五),听妈妈说,外婆在知道大舅舅又病重住院时,就不肯吃饭了。好像是农历八月十八开始绝食的,期间,大家连哄带骗,说大舅舅马上就会病好回家来的,勉强喝下一些牛奶,还有氨基酸之类的补品。日子一天天过去,外婆眼见着大儿子一直没有回来,就索性不吃任何东西了。只有被大家强喂一些葡萄糖和糖盐水,用仅剩的一口气在等大儿子的归家。
       我一直细心又虔诚地帮外婆按摩着皮包骨头的身子,(虔诚二字,是因外婆在我心中成了菩萨的样子。)却不肯放过大家的交谈。终于知道了外婆的委屈,和她的用心良苦。外婆有六个儿女,大儿子生下清一色的九个女兵,没有一个男的;二儿子又过继给小叔子名下,因为小叔子被抓去当壮丁,一去不回,留下二十四岁的媳妇空守寡,念其衷心,所以分给一个儿子。二儿子倒是有两个男孩,三个女孩,家业也大。
       大儿子当教师,常年不在家;二儿子当公社的拖拉机站长,倒是天天在家。外婆对这一番景象,倒也不曾有怨言。后来,招来的孙女婿三十四那年就因疾病暴亡,留下一男一女。曾孙子虽然事业做大了,却没有生下男孩,只有一个女孩就再也没有孩子来报到了。倒是曾孙女当了教授,也生下一个男孩。这样的内衰外旺(指人丁繁衍),着实揪心。由不得不让乡人说,外婆阳寿长,占去了子孙的寿命,落得个第五代没有了男丁。现在,大儿子眼看着就要先自己而去,心里再强大,也是枉然。
      外婆一旦下定了决心,毅然用绝食来对世人宣战了。让那些愚昧的乡人看了心惊胆战,在背后说的那些所谓的儿子跟母亲在争夺阳寿的鬼话,在秋风中遁去。
       我看着对面墙壁上,外婆的照片,神采奕奕,丰姿温润。再摸着外婆犹如鸟爪的手,牵引出好似豹纹皮晒干的,有些热气的皮,心,跌跌撞撞间,落下大滴的泪水,浇灌着干枯的手背。
       守护了一天,因大家规劝,我回到家中,瘫在床上。听窗外风萧萧,雨漫漫,心里的泪,下的比阴暗的天空更厉害。
       第二天,我又去了,依然心思瑟瑟。万千的愁怨对谁诉?只听见,病床上的大舅舅,哽咽出一些字句:妈,你这是何苦呢?。。。。。。你、你再不吃饭、、、、、我也不活、、、了。寒风呼啸着带走他的哭泣,谁忍心告诉,他妈妈的身体正渐渐变冷、变冷……
       第三天,我伏在外婆胸前,听着心微弱地叹息,看十几分钟才有的一次嘴唇抖动。心里蔓延的不再是悲伤,而是对外婆的万般敬意。一个一百来岁的世纪老人,既然漠视这么一百多位守护着的儿孙,一心牵挂的是大儿子能否平安归来,她就这样默默地同世俗抗争,同神鬼抗争。让自己的血肉风干,只剩一缕魂魄游离在阳间。
       明天又得回单位上班,我心痛得睡不成,就爬起来敲打键盘,敲击我的思绪。
       凌晨两点多,我的心碎成风中的蒲公英。是希望?是失望?该欢笑?该哭泣?
       窗外,风萧萧,雨漫漫……

Tag: 亲情 风萧萧
分享到:
上一篇:一棵紫色的藤(2) 下一篇:爸爸,您是我无尽的思念和牵挂

与风萧萧,雨漫漫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