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杂文 > 乱谈八卦 > 顿然间,岁月在指尖流逝

顿然间,岁月在指尖流逝

作者: 小飞 来源: 网络 时间: 2012-04-14 阅读: 在线投稿
岁月年轮

近来,每到晚饭时候,老爸总会问我一些有关生命的问题,诸如:
“你说,世界上第一个人是怎么诞生的?”
“这个地球多大年纪了?”
“你说,有没有外星人?”
“那个乌龟怎么能活那么长时间啊?”
“听说,人死之后,记忆力还会保留一段时间!?”等等。
 
起初,我还饶有兴致的根据自己仅存的一点生物知识给他讲解一番,后来问多了,问深了,我无法回答,也懒得回答,便随便说两句敷衍一下,他见我不耐烦,竟也抱怨道,送你读这么多年书都白读了,这都不知道。
 
我一时无语,心想,这怎么还像小孩一样问起了十万个为什么啊,再说了,我每天读的也不是百科全书啊。看着他低头夹菜时愈发凸显的抬头纹,回想着近日来,年逾半百的他问的那些个有点低龄又很深奥的问题,我突然意识到有些情感正在发生微妙的转变。
 
幼年时候,我对这个未知的世界充满好奇,整体缠着老爸问这问那,经常骑在他的肩膀上四处游荡,那时候的老爸如山一样高,如海一般深。长大以后,我读的书多了,接受了很多新知识,当我随着时代一起往前飞奔的时候,老爸却因整日埋头生计而渐渐被时代抛弃。他不会上网,不会百度一下,不知道流行文化,不太了解时事,更不知道有关生命的专业知识。于是,他变得像我当年一样,对这个“熟悉”的社会充满未知,于是,他求助于我,就像当年我求助于他一样。但不同的是,当年无论我的问题多么幼稚或是多么深奥,他都会想方设法哪怕是编也要编出一个答案来让我满足,今天,无论他的问题多么简单或是也很深奥,他问了超过两遍,我就会感觉很烦,敷衍几句后,就把他晾在一边。
 
父辈给我们的爱总是如此自然,我们接受的似乎也很心安理得,而我们给父辈的关怀哪怕只是一点,也需要有引擎般的动力来把它往上引灌。这引擎有的如《背影》里朱自清看着老父亲为给自己买橘子翻越栅栏时感动得泪眼依稀,一片潸然;有的如《父亲的病》里鲁迅看着病中父亲疼痛难忍,既希望他解脱又隐隐觉得自己罪恶的无奈过错;有的如《酒》里贾平凹看着父亲忍痛陪他喝酒时,感动的双手颤抖,眼泪刷刷的流。
 
只是这一切比起父辈给我们的,顶多也只能算是幽幽岁月里的灵光一闪了。
 
白岩松在一篇文章中说他渴望年老,我觉得有点作了,可能他渴望的是如他所采访的那些大师们老年时拥有的那一份沉甸甸的人生果实吧!我想,他绝对不会想盼望着快点坐上轮椅,快点老眼昏花,快点语无伦次,快点大小便失禁的。
 
也许,他的老年不会孤独,仅凭着他一生丰富多彩经历的回忆就够他享用了,无聊时,还可以随便去哪搞个讲座,打发时光,但寻常百姓谁又会渴望年老呢?
 
年老意味着深深的孤独。广大农村里的“386199”部队中的“99”是如何度过晚年的?更准确的说,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没有晚年,依然如年轻时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直到有一天在万籁俱寂中一睡不醒。因为只有不停地劳作,才能填补他们年老时内心的恐惧和孤寂。钢筋水泥城市里的空巢老人又是否有美好的晚年呢?整日面对冷冰的色彩斑斓的高清屏幕,偶尔仰望一下高耸的楼宇间逼仄灰暗的天空,可能连夕阳红的美景都很难看到,更别提温馨又从容了。
 
坐着轮椅看夕阳,还有几个小孩在身旁。这样的场景英国的查尔斯·兰姆幻想过,中国的古人也幻想过,在这个更加多变的时代,也算是一种难得的安详和浪漫吧。发愤忘食,乐而忘忧,不知老之将之,是子曾经曰过的对年老最美好的心态,只希望不是他老人家的一厢情愿。
 
后话:386199。38是指妇女,61是指儿童,99是指老年人。根据最新数据,2011年中国的老龄化率已达到14.1%,预计到2050年,这个数字会增加到33.3%,到那时,我也是银发大军中的一员了,当然,前提是,我依然健在。


Tag: 岁月
分享到:
上一篇:无爱之战 下一篇:生死间的随想

与顿然间,岁月在指尖流逝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