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小小说 > 在姑苏的日子(2)

在姑苏的日子(2)

作者: 月下诗人 来源: 本站会员 时间: 2012-04-17 阅读: 在线投稿
今晚天边的火烧云尤其红艳,晚霞映着紫色的光芒,从身后的钟楼里传来悠远的钟声。
见天色不早,年干干拜别住持,领我回墨家大宅,我一路紧紧随着年干干,虽然对一切新鲜的事物都十分好奇,但始终不怎么敢抬起头来,经过一座小石桥,桥下木质的船只摇摇晃晃,船桨荡起河水,涟漪又映着晚霞,望着一河的淡紫与粉红,我兀地想起皖南的远山淡影。
回去的途中,经过一家裁缝铺子,年干干领我进去,须发花白的老裁缝拿着尺子过来,凑着昏暗的煤油灯,替我量身段,年干干早已在一旁歇下,与年纪尚幼的小裁缝闲谈起来,她一只手不断捏着磁碟里的炒瓜子,双唇一抿一开,就是“嘎嘣”一声脆响。
老裁缝替我量完了身段,蹒跚踱步回一片阴影里,我被冷落在灯火下,心里空荡荡的。
忽听门外脚步声嘈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走至门边,掀起油光光的深蓝色布帘子,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
来来往往的人力车如鱼龙一般在我面前经过,又很快消失在了暮色之中,其中一辆,车上坐着的是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烫了个奇怪的发型,好像在头上开了一大朵黑色的花,穿着鲜红开高钗的旗袍,悠闲翘着二郎腿,旗袍滑落,露出雪白修长的大腿来。脚上瞪着白色的高跟鞋,轻轻晃着。我看着看着,不禁傻了,晃晃悠悠走到了道路中央,目光紧紧随着方才的那辆人力车,直到那美艳的女子彻底消失在淡紫色的暮色里。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刺耳尖锐的鸣笛声,好像火车进站,又像山对岸的男子唱破了嗓子。
人群拥挤了过来,我不知被谁推搡了一下,一下子倒在了青石板路上,右手腕磕到地上,翠镯子碎成了两半。一转身,就看见一个漆黑的庞然大物杵在我面前,那怪物头顶上长了两颗明亮的大灯,此刻正朝我射出刺目的光芒。
我倒在地上不知所措,那怪物却在一边打开了一扇门,从门里出来一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他梳着油光发亮的大背头。
他气呼呼地走至我面前,拿手指着我,破口大骂道:“哪家的泼妇!走路不长眼睛啊?要是撞坏了我的车,你赔得起吗?”
他竟然当街骂我是泼妇!我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他脸红脖子粗的模样,分明是要与我干一架。
我撑着地面,愤愤地站了起来,手里捏着已经碎成两半的翠镯子,瞪圆了眼睛,狠狠望着他,拿出乡下野丫头的架势,与他理论起来。
“要是撞坏了,也就是没坏啦!没坏我干嘛赔你钱呀?这路是修给人走的,我好好的站在路上,是你自己撞了过来,我没找你算账,你反倒先骂起人来了!大家倒是评评理,是我错了,还是他没长眼睛?”
众人哈哈大笑,那男子恼羞成怒,一掌朝我劈了过来,眼见着脸蛋就要开花了,我一个躲闪,灵敏地躲过一掌,冲他轻蔑一笑,不客气地说道:“君子动口小人动手,你连女孩子都打,可见你连小人都算不上。”
被我这么一激,男子暴跳如雷,上前扯住了我的头发,红绳子发带被扯断了,头皮麻酥酥的,一根垂直腰际的长辫子散了大半。他一只手揪着我的头发,另一只手劈头朝我打了下来,我狠狠跺了他两脚,他吃痛,赶紧松开我,可我哪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一把抓住他的肥胳膊,狠狠咬了下去。
一阵惨叫后,我见那男子脑门发黑,油光发亮的面孔变成了猪肝色。
“好厉害的丫头!”我正得意着,暮色中,一男子款款走来。
他声音温润好听,好像姑苏河里的清水,我定了定神,理了理散乱的发辫,将目光投向来人,片刻间就愣住了。
男子穿黑色西服,洁白的衬衫领子露在外面,衬着他白皙的皮肤。他正朝我盈盈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粉红的双唇微微上扬,两道剑眉,双目炯炯有神,英挺俊朗。我见过不少男子,却没有一个像他这样好看。一时间愣住了,双手反绞着,越发觉得窘迫。
方才还眉目狰狞的男子忽然毕恭毕敬起来,只听他用颤抖的声音叫了一声:“三少爷。”
我余怒未消,听男子称呼他为少爷,原本对他的那点好感顿时烟消云散,拿眼狠狠瞪着他。
他款款走来,微微一笑,对我身边的男子道:“陈叔,你年长,怎么跟一个小丫头计较起来了?”
“少爷,你没看见她刚才那股子狠劲!哪里像个小丫头,简直就是泼妇!”陈叔撇嘴嘟囔了一句。我一听,七窍生烟,冲上前去还要打他,却被男子拦下,只见他从西服口袋里掏出雪白的帕子,不由分说地拉过我的胳膊,将那帕子在我手肘处缠绕了一圈。兀自说了一句:“衣服都破了,擦伤了也不知道。”
“这点小伤就不劳你费神了,你要是有空闲,还是多管教管教你的司机吧。”我有些不服气,硬生生地顶撞了一句。
他的手顿了一下,忽然开心地笑开了。
“伤得不重,处理一下应该不会留疤痕。”他定定看着我的脸,慢慢道,“我是欧阳烨,有事就来晚水路的欧阳公馆找我。”
“找你作甚?找车撞啊!”我甩开他的手,一瘸一拐地朝前方走去,哪知他又跟了上来,从身后扶住我,我一恼怒,愤怒转身,对上他笑盈盈的眼睛。
“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我摔成这样,你不同情我就算了,反倒一直笑!”
“你落了镯子。”男子好脾气地说着,捡起地上的碎玉,对着霞光,审视一番后,用惋惜的口吻说道:“上好的翠,碎了真可惜!”
“碎了就碎了,我也不指望你赔!”我说着,一把将碎镯子从他手里抢了回来,他尴尬地将手在半空里举着,笑容也凝住了。
从那车门里,又走出一位女子。
她身段娉婷,穿着白色洋装,头戴一顶宽边帽子,胸前戴了一块金灿灿的怀表,一头干练的短发,衬着她的巴掌小脸,使她显得精明诱人。
“矜言,出什么事了?”女子倩然开口,与我粗声粗气的嗓门相比,她的声音就像黄鹂鸟的歌声一样悦耳动听。
欧阳烨调转头,对那女子说道:“没事,陈叔刚才差点撞了这位姑娘。”
“那没出事吧?”
欧阳烨再次转身看我,他一直微笑着,目光澄澈洞明,如天上的星星,他将我打量了半日,还欲说些什么,却被我出言打断。
“我没事!”
“真没事?”欧阳烨似是不放心。
“真没事!”我强调一番。
好看的女子款步上前,皮鞋的尖跟叩击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径直上前,亲密地挽住了欧阳烨的胳膊,柔柔说道:“既然她没事,我们就赶紧走吧,让长辈等总是不好的,毕竟是家宴,还是不要迟到的好。”
欧阳烨的胳膊被女子挽着,眼睛却一直留在我身上,我被他瞧的心里发毛,索性拍了拍受伤的胳膊,满不在乎地说道:“看吧,我什么事都没有,少爷、小姐,你们赶紧走吧!”
欧阳烨无奈笑了笑,临走时不忘叮嘱一句:“记住了吗?我叫欧阳烨,住在晚水路的欧阳公馆。”
我冲他摆了摆手,用眼神示意他我记住了。看着他高大的背影消融在暮色之中,方觉右胳膊肘疼的厉害,汽车一溜烟开走了,从我身边进过时,扬起呛人的尘土,那陈叔肯定是故意的!我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众人慢慢散去,我被晾在了暮色之中,这次我学了乖,往路边上站了站。年干干突然冲了过来,一脸震惊地望着我,她那细腻温柔的嗓音也颤抖了,两手慌乱地为我掸去身上的灰尘,低声责怪了一句:“我的三小姐,三姑奶奶,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你是被人打劫了还是跟人打架啦!”
瞅瞅天色,年干干气得直跺脚,也来不及替我扎辫子了,拉着我一路小跑着朝青尧巷过去。拐进好几条巷子以后,黑压压的房檐开始朝我压了过来,高耸的飞檐,洁白的砖墙,压得我直喘不过气来。


Tag: 姑苏
分享到:
上一篇:在姑苏的日子(1) 下一篇:在姑苏的日子(3)

与在姑苏的日子(2)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相关栏目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