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往事如风 > 隐于合肥的另方天空

隐于合肥的另方天空

作者: 妃子笑 来源: 本站会员 时间: 2012-05-01 阅读: 在线投稿
合肥的那片往事天空

    我一直觉得合肥不是个值得生活太久的城市,灰色又有些污浊的天空,缺少古老大树招摇的街道,城市小而人太多,走在哪里都觉得拥挤,有很多见不得人的肮脏死角。。。我就抱着这种感觉在这里生活两年多。我这样的感觉不代表是厌恶,就像整日用的牙刷,需要它,但不会生出任何别样喜欢或厌恶的感觉。我需要一个暂时寄居的城市,可以是合肥,自然也可以是别的城市。待得久了,便黏在一起,虽不关血肉,但要突然撤离,也会生生的疼那么一段时间。我们都知道,罪魁祸首叫做“习惯”。我很少思考积极的东西,不知变通,习惯了,就不会想到改变,直到某一天发现和身边的人早已脱离,才醒悟自己原来却在另一个世界了。

    改变

    我一直怀着一种兴致勃勃的心情想学校正在重修的小南门,欢快的期待着一种改变,想想,才明白我之所以期待,是因为那些改变与我本身无关痛痒,就像人过惯了晴天,会期盼下场雨下场雪,即使不见得多喜欢阴雨天。公交车改了路线,买火车票要出示身份证,我做过头发的理发店关了门,图书馆装了屏障和木质桌椅,,,这些许多人一起承受的改变,不会令我心生恐惧。而我怕的到底是什么呢?只是怕委屈了自己吧。人总喜欢打心里把自己当成公主或王子般的人物,思想上给自己千万宠爱。一点点改变都要不得,不够勇气。就像那个童话里的公主,躺在隔了很多很多层软垫的床上,仍然敏感的发现那颗让她不舒服的小小豌豆,我不是公主,可却也挑剔的觉察到了让我不舒服的一颗颗小豌豆。

    山水

    合肥是一个没山没水的城市。紫蓬山,大蜀山,三河,去过,怎么说呢,评价也只能是一句去过。至少我看来不能称上“山水”。好久没动动窝了,以前在学校待久了会烦闷,蠢蠢欲动的想走,现在却不,2011年11.11号,在这个很俗闷的日子,我走在火车站,就突然产生一辈子窝在某处的感觉,直到现在,思想的阴影仍是挥之不散。其实不是不想走遍中国,只是没以前那么渴望,有种妥协和自慰。前段时间和一位姐姐聊天,她问我想去哪,我说内蒙,江南小镇,看海,看山,踩踩沙漠,,,我知道我们大都这般想法,去做的人少而已,借口太多,而理由太少。也许即使没爬过一座山,没度过一条河,我们也是这样内心强大吧,也许我们心里都自有一处山水吧,和现实没关联的。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灵魂里,我觉得人都是顶聪明的。
行走。
    我如果舍不得合肥,就一定是因为我在合肥走过的路。慢拍的行走,脚踏实地的安稳。即使只是来回看学校门口那排路边摊。喜欢这种感觉,很怕那种悬空。人们说多了四海为家,行走四方,那便成了一种口头,不再让人热血澎湃,所谓的走遍世界便是一场春梦了无痕,我怕自己有天也这般,对曾经吸引我的一笑而过,断了过去。就常常想走啊走啊,看山,玩水,身上没有行李,心里没有负累,也许呼朋引伴,也许踽踽独行,走着,便是好。上次学校组织徒步旅行,一里告诉我,本兴致勃勃的要去,最后也未去成。引不穿运动鞋,不能扔下她一个,又不能让她穿着高跟鞋走两天,我只得主随客便,放弃了。安慰自己下次有机会,虽不知是否真有机会。人生就是这样,一点点错过,等某天回头才发现一生就这样蹉跎掉了。像那只傻傻的鱼,煮在慢慢升温的水里,腻在其中,不知反抗,最后安乐死去。我们也容易这样被生活哄骗着煮掉。我们的敏感仅仅是对一滴滚烫的水,迅速缩手跳脚,而很少来源于灵魂里的某些因素。

    音乐

    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市。我是乐得住山里,最好绿竹猗猗,杂花生树。有田种,有茶喝,最重要,有丝竹管弦之盛。如颜回,一石食,一瓢饮,在陋室,不改其乐。但毕竟很不易。在合肥,这个不算大,也不算小,行事低调,不紧不慢发展的城市,想做个“隐君子”是容易的。不想说话就塞上耳塞,听自己喜欢的曲子,哼唱,就什么都豁然开朗了。心摆的正了,一切似乎更轻松。几乎每晚都听歌,钢琴曲,提琴,古筝,戏曲,陈奕迅,周杰伦,刘德华,乱的很,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一个糅进了很多时代的综合体,在许多时空中错乱。许多曲子里有别人不能给你的言语,给予安慰,又不需你一一道明心事,恰如其分。每次闲闲懒懒的听着歌,总觉得自己是飘飘的,淡淡的持久的欢喜,像一个不问世事的隐居者,心无一物。艳丽总怪我不听她说话,嚷嚷着送我助听器,很多时候确是听不到的,容易走神,也容易沉迷,所以总是错过别人的话,然后笑笑打发掉,别人很少会追问,也乐得装聋作哑(艳丽勃勃除外)。
读书
在此说说吧。我这是受刺激了的唠叨。首先,承认我才疏学浅,不学无术,孤陋寡闻。其次,有才的人那么多,可我不是其中一个,天外有天。最后,我羞愧的决定好好读书。不解释。劝:大学,没事就拼命读书吧,要博览群书,白菜萝卜,先吃到胃里再说。别挑我的刺,我知道我不够努力。前段时间去图书馆,楼上楼下的跑,喜欢的书很多,知道名字的很多,看过的很少。去一楼找宋史时,才发现,我需要的那几本就足以把我挖地三尺的埋了。突然泄劲,靠着书架,真想一把火把图书馆给烧了,眼不见为净,还可以假装自己看过不少书。瞧,我又开始自欺欺人了。虽这么说,自然是舍不得的,套四书(忘了是大学还是中庸还是孟子还是论语里的)里一句话,学生无以为宝,书以为宝也。

    朋友

    大学以来很少发火,这一次,火大的厉害。手指着人吼,声嘶力竭,语言刻薄,连我都觉得自己像泼妇骂街了。没办法,怒极了,没扇耳光算好的了。狼心狗肺的东西,枉我曾经的好。没想大学还会上演这么一出。自问是个看人比较准的,没成想在这马失前蹄。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不气。跳过不再提。引现在在家斯人独憔悴了,我还在学校磨磨唧唧考试。看书看得头昏,高中若有现在一半拼命,也不见得在这混日子。现在终于结束,每次都有大病初愈之感。考完了,突然不知所措,看书吗,刚结束,今天看书很万恶,逛街吗,最怕了,不如睡觉,睡觉吗,又不见得睡得着,看电影吗,电脑里没几个电影,动画片今天不想看,艳丽去甜蜜去了,于是我有点小小寂寞了,虽然我多半是不寂寞的。日日笑着,闹着,说着有时连自己都讶异的话。偶尔,我说偶尔,有点无去无从。我不是少个讲话的人,朋友不少,知心的自然有,只是懒得说了,说了三分,便觉得慌张,怕人询问,人都有一些心事难诉的时候吧。引来合肥了,我们却日日争吵,记得以前不开心的时候,便立刻背着包买张车票去找她,赖在那不肯走,因为怕回到熟悉的地方,面对不喜欢的事。现在她就要工作,怕是再也没机会了。但愿合肥留给她的是好的记忆。艳丽总说我是个受欢迎的人,她深在福中,却也微微气恼,我没想过,也许吧,顺其自然,对于朋友,不求多,求真。

     逛街

    最怕朋友喊我逛街。除非非自己需要添些物品。逛街是件劳神劳力的事,我的眼光简直十五岁小孩,每每发表意见,便被批的体无完肤,血淋淋的口舌战。和勃勃一起吃晚饭,常常被拖着逛街,我便反抗的吼几声,粗鲁的不像我。和艳丽她们买衣服,每到一家店,我便寻了个椅子坐着,一路上唠叨着回去回去。上次和她们逛,走到街上突然没了兴致,掉转头便往宿舍去,也不顾她们,把她俩气了个半死,估计该在心里骂我疯子了。如果你俩看到,莫怪莫怪。逛街对我来说,真是遭罪。当然买彩票除外。我可不是财迷,对金钱没欲望,够花就行,虽然口中啰嗦着中个五百万,那也是太无趣了的顺口话。至于彩票,人都说是给死气沉沉的日子上点色,好吧,我同意。这样的日子过得其实也舒服,不紧不慢,不用想太多,对于以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远去
很多人都在慢慢离开,像膨胀的气球,呼呼的迫不及待的盛满我的呼吸,然后炸掉,许多人都这样炸掉在我的生活里,不再出声。有时觉得自己只是在玩捉迷藏时躲到哪里不小心睡了一觉,等拖着鞋子出来时,热闹已经散场,他们留给我恰好能听到的尾声,然后各自笑语盈盈去。我无法怨怪谁。不是他们的错,错也不在我,错在开始和结局的落差,有差距便会衍生失望。《天若有情》里的展颜说,人不能有欲望,欲望是罪恶的。我不同意,也不否定,人们都自有其心思。我知道人们能说多少道理,举多少例子来支持或辩驳。辩证和哲学是最让人头疼的。但我想,欲望少些总会更舒适些。

    天空

    多数情况下,合肥的天空都不可比拟的灰暗,不像家乡的上空清澈干净,空气剔透。也许是污浊了太久的缘故。晚上很少看到星星,无论多好的天气,抬头要很费力才能发现那么几颗,我曾数过几次,貌似我发现最多时仅是九颗,九,很少又很努力的一个数。我问过为什么合肥看不到星星,有人告诉我因为灯光的缘故。灯光太亮了?星光原来那么微弱,我是想不通的,谁知道呢。没关系,我自有我隐藏着的天空。


Tag: 天空 往事
分享到:
上一篇:四月心情 下一篇:冬夜吟

与隐于合肥的另方天空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