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抒情散文 > 昨夜也曾飘过雪

昨夜也曾飘过雪

作者: 小蜻蜓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5-20 阅读: 在线投稿

    何人曾走过那条旧街,何人曾告诉我爱情可以期许,过了今夜,或许只是今夜,我将你遗忘,只留风儿吹,只好任那风儿吹,那感觉,何以如此似曾相识。多少年以后有人说爱情这东西不会长久,也许很美丽,也许今生注定不能有,她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风中。风儿能够让我想起过去和你的感觉,有多少是美丽,又有多少是凄厉?那条街的尽头是否留下了我的影子,或是我抽过的烟儿,一丝丝飘着,被云遮挡,从午夜到黎明。让寒风,让细雨,迷雾,丛林,小草,鸽子,带我离开,匆匆,忙忙。
 

昨夜也曾飘过雪

    多年以后,我又回到那条行人众多的路,用没有灵魂的躯壳,颠沛流离,如疯子般傻笑,笑世人的愚昧,笑自己的痴狂,也笑我这可怜的人儿。但,谁又会为我流泪,谁又会将我铭记。

    日子从不会停下它那忐忑的脚步,永远像个坡脚老人,带着根棍子,跑,或者匍匐。我怜悯的心何时会对那东西颤抖,嘭,像玻璃般碎掉。虽然那颗心早已碎了,却依然这般轻易的动心,不知悔改。那就任老天笑我吧,笑我的痴,笑我的傻,或是愚昧。

   昨夜,我在冰冷的床铺上躺下,双脚始终没有温度,好像是冰碴子钻进了小小的血管。听着被称为低俗的德刚兄近期送来的相声,我笑了,笑的像个傻子,后来在笑声中我睡去,不知何时。午夜的凌晨,或是第二天早上的某个时刻,我醒来,被噩梦吓醒。记得我以前是经常做噩梦的,有一次在睡梦中大叫一声醒来,浑身是汗,可又想不起来具体的情节。虽然现在不曾失眠,但却始终被噩梦缠绕,时常头痛,也时常胃痛。头发慢慢变的花白,不得不每隔一两月染一次发,以便自己看起来仍像个孩子。

    钟表上的指针走了一圈又半个,慢慢的,快快的,匆匆而来,即使而去。



Tag: 下雪
分享到:
上一篇:春天里的欢乐畅想 下一篇:金银花盛开的季节(1)

与昨夜也曾飘过雪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