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隔年之伤(一)

隔年之伤(一)

作者: Lil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九月未央,阳光灿烂的令天空仿佛失去了所有的颜色。
    站在高大的香樟树前,轻嗅这馥郁绵长的香樟味,这早已成为我的习惯。
清晨的风吹乱我额前零碎的发丝,刘海顺势便遮住了一只眼睛,但沿着一棵棵香樟树往前走,我总能看见流景站在尘嚣的尽头向我挥手。
    他面容清晰,笑容温暖。我朝他招手,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熠熠闪耀,仿如尘埃中一粒会发光的沙。
    我走至他身边,他便会执我之手,走进拥挤的人潮中,他的手心温暖,我的心平静如湖泊。头顶的日光将我们覆盖,身后的香樟离我越来越远。那种疏而莫离的感觉,五年来如针般插在胸口,不痛不痒。
 

隔年之伤

   每当我抬起头对着可以刺穿我瞳仁的光线时,眼泪总会不自觉地流下来,在眼前朦胧的泛起雾气。在我的视线里,路的尽头有个人在冲我微笑,他的脸干净,透明。我知道,那个人不是流景,是我五年来,一直不肯忘怀的人。他叫席森。

    是在怎样的季节?我遇见了那个叫做席森的男孩。
在明媚的九月,在金色的光圈下,在光线穿透层层香樟叶投射在地面斑驳的黑影里,他剪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穿一件白色的T桖衫,面容干净,温柔地冲我微笑。
我狼狈地跌坐在青石板路上,散落一地的画笔和颜料染在我水蓝色的百褶裙上,席森向我伸出手,我把手放进他手心,只感世上再没如此温暖的黄昏。
自此以后,我的感情在席森的世界里,城池全倾,荒芜成海。

    那并不是我与席森的初见,因为席森这个名字早已被我熟稔于心三年有余。
在安颜的生日会上,一个带着蓝色假面的男孩,向我伸出手,在朦胧的音乐声里,我清晰地听见他温柔的声音,“我带你跳舞吧。”
人影交错的夜晚,皎洁的月亮落在水池中央,他牵起我的手站在华丽的舞台上,圆了我一个公主梦。我懵懂之际,听见了他的名字,席森。
这两个字,一记便是三年,直至我们相遇在种满香樟树的青石板路上。



Tag: 伤心 隔年之伤
分享到:
上一篇:当我迷恋 因为有你 下一篇:隔年之伤(2)

与隔年之伤(一)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