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隔年之伤(2)

隔年之伤(2)

作者: lil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再次相遇,我恐席森早已忘记了我的姓名。
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拾起画笔交给我,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林谙,你没事吧。”
我不知是惊讶还是感动,我当时庆幸他还记得我,记得我的名字,如同我记着他的名字一般,像是一个梦魇。
他陪同我一起回家,因为他跟我同住在一个小区,幸福街星海花园。得知此事,我又惊又喜,三年来我念念不忘的人,如今距我竟咫尺之遥。
回家的路上,我因好奇而问他,“席森,你的双手之所以收容我,是因为我总是狼狈地出现在你面前吗?”
他莞尔,沉默许久,在无限夕阳好的黄昏里轻声回答我,“不是,只是我每次遇见你,你都如此狼狈,让我不忍心不去帮你。”
那时我发现席森是个善良的人,是折翼的不小心落入凡尘的天使,能遇见他并且相识是一件难得的事。
当我们走进同一栋大楼,踏进同一楼层的时分,彼此诧异,我们竟是邻居。世上的巧合太多,我总有意无意的遇见,仿佛我与席森发生交集是必然的,以至于到最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这是我未曾预料到的。
“小谙,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多多关照。”他向我伸出手,如同那场假面舞会里的他,沉静而且温柔。
我握住他纤细白皙的左手,就像三年前一样羞涩地涨红了脸,微微颔首点头,“多多关照。”
如此简短的言语,清晰的对白,让我确信席森于我而言真正的意义。从第一次的偶遇到第二次的再遇见,三年里我时常想起他衣衫上的香樟味,想起他美好的容颜,想起有关那场假面舞会的一切。
三年里,我竟如此怀念他,怀念这个白马王子般优雅的男孩,以至于再见面时我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只是他不知道。

由于父母离异的关系,席森随母亲搬家至此,也从以前的学校转进了我们班。
曾一度听过有关于他无数的流言,是S中学最优秀的学生,父亲是名大学的教授,母亲则是国家一级舞蹈演员。在他十五岁时,他独自拿着相机走遍了大半个中国,拍摄了无数美丽的风景。等等。
面对这样的流言,席森总是避而不谈,他对此只是报以微笑,仿佛这一切并不是在说他。每每见他如此,我也只能沉默着,从不问及有关于他的身世。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同席森从校门出来的时候,天色渐渐暗淡了。
秋夜微凉,席森执着我的手,走在每日必经的青石板路上。他的手心温暖,暖到我不知深秋已至。
风从我们的身旁滑过,席森有些不自然地问我,“小谙,做我女朋友怎么样?”
他刚才说的话我以为是我听错了,以为那是风声模糊了他的声音,如此完美的人岂能是我配得上的。我只能莞尔,对他傻傻地笑着。
我从未想过,有天,席森会执着我的手,站在高大的香樟树下,以温柔疼惜的表情望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我喜欢你。”这四个字。
幻想尚且不够真实,而现实终究不是幻象。我站在他面前,望着他,仿佛彼此间隔了几个世纪般遥远,他那样清澈明亮的眸子在熠熠闪动。趁我微愣时,他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柔如梦般的吻。



Tag: 伤心 隔年之伤
分享到:
上一篇:隔年之伤(一) 下一篇:隔伤之年(3)

与隔年之伤(2)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