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隔伤之年(3)

隔伤之年(3)

作者: lil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做我的女朋友吧,小谙。”这句话我听的清清楚楚,没有丝毫怀疑。
这个我做梦都无法听见的话语已然成真,而我却越发不敢相信这不是梦。站在席森的身边,我永远只是一个灰姑娘,并不期待他有天能为我穿上水晶鞋,成为我的王子。
我咬紧嘴唇艰难地吐出几个字,“席森,别跟我开玩笑。”当时的我应该是严肃的吧。
“没有,我从来都不开玩笑的。”他的眼神很坚定,是我从未见过的一种压迫感。
面对他,面对这个我思念了三年的人,那颗早已泛滥成海的心只能为他而平静,我是不是也该告诉他,自见他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了他,自此他替换了我所有的天下。
终究那晚,我没能说出口。也正是因为我没说,之后我才有了不爱他的理由。
   成为席森的女友是学校很多女孩梦寐以求的事,我只是很幸运能被他这般喜欢着。从他公开我是他女友之后,总会有来自不同年级或是不同班级的女生来我们教室打量我。她们面面相觑,之后会说,“很一般嘛,没什么特别的,席森怎么会看上这么平凡的女生。”
她们这样的言语早已伤害不了我,我深知做他的女友必然会遭此嘲讽和鄙夷,但我从未可知做他的女友会承受一般人所无法承受的痛苦。
席森每日与我同进同出于校门,唯一一次没有同我一起的是他高烧生病在家的那次。放学后,我用比平时快出好几倍的速度往家里赶,得知他高烧我心急如焚 ,像慌了手脚似地不知所措。
却在我为他而想抄小路走进偏僻小巷时,被几个女生团团围住。我认得她们,是学校出了名的大姐头,在社会上混得也不错,我还知道,她们其中一个同我一样喜欢席森多年。
“姐,这丫头是席森的女友。”
“不是吧,席森怎么会看上她。”
“把她的衣服脱了,让她回不了家。”
她们几个把我按在长满青苔的老墙壁上,扯断了席森送我的蓝色丝带,我清晰的记得她们让我挨了一个十分响亮的巴掌,嘴里叫嚣着,“你算什么东西啊,凭什么让我们席森喜欢你。”
当时的我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抄起身边的书包就朝她们砸过去,不知是我用力过度还是什么有一个被我弄伤了,她的手肘处有些血迹。而我早已顾不得那么多只想逃离这里,逃离我第一次伤害别人的现场,这是我生平头一次感到无比惊恐。
只是我没想到,后面还有更可怕的事情在等着我,足以让我撕心裂肺,痛不欲生。
我拼了命地向前跑,不顾身上被树枝划破的伤口,一直跑回小区。却看见一对中年男女躲在小区的树林里拥吻,我视力尚好只须一眼便可确认那个中年男子是我的父亲,而那个女人却不是我的母亲。
我不敢靠近,甚至不敢相信那是我父亲,一个温柔体贴的男人,怎会趁母亲出差之际与别的女人在此相拥。眼泪不自觉地涌出,满脑子里一片空白,我认不得父亲的样子,记不得席森正在发高烧。我只能在深夜里躲在那片狭小的天地,任凭眼泪打湿衣襟,耗尽我所有的力气。
有些事我不能想象更不能妄加猜测,因为我害怕失去,害怕离别。
然而这一切,并不是巧合,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Tag: 伤心 隔年之伤
分享到:
上一篇:隔年之伤(2) 下一篇:隔伤之年(4)

与隔伤之年(3)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