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隔伤之年(4)

隔伤之年(4)

作者: lil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事实的真相总会以一种方式呈现在世人的面前,即使它会带来伤害和痛苦。
翌日,席森高烧已退,他笑容满面的回到学校,递给我一瓶温热的牛奶,投以我温热的眼神。
那时看见他,我便想哭,想靠在他厚实的肩膀上哭上整整一天。可我没有,我不忍心看见他为我心疼,让他心里难受。
那天,他些许感应到我的不同,所以我们彼此沉默了一整天,直到傍晚时分。
晚上父亲同母亲在离学校不远的饭店订了位置,他们的表情严肃不同于以往那般恩爱的神情,我走进饭店时从母亲忧怨的眼神中已猜到母亲些许知道了父亲的事情。直到我看见席森走来坐在我旁边,母亲脸上的表情变得格外苍白,尤其是见到席森身边的中年女子,母亲已然失态。
我望着席森,他的表情如此僵硬,是我从未见过的冷漠,笑容不再,温暖不再。此刻的他仿若千年不融的冰川,眼睛里只有淡漠与不屑。
我惊讶他同他母亲的到来,我更惊讶眼前这个美丽女人的出现,她不是别人,而是昨日与父亲相拥的女子。
席森与我缘分不浅,这一切也并非巧合。父亲谈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一段尘封的往事 ,像在揭一道伤疤,愈合了又裂开的伤疤。
父亲爱着的是席森的母亲,那个坐在我母亲对面的女人,她极尽妍态温柔端庄,难怪会有席森这般好看的儿子。他们以前是大学同学,而且深爱着对方,只因当时父亲要出国留学,所以对席森的母亲许下承诺,留学归来便向她求婚。可惜的是父亲回来,她早已为人妻为人母,他本想就此一生祝福她,却终究逃不过宿命。
三年前,父亲带我去参加安颜的生日会,遇见了席森的母亲,只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爱情是件伟大的东西。十几年过去了,感情依旧存在不减当年,而且见证他们爱情的还有席森,因为他是活生生的见证物。
听着父亲讲过去的故事,我拼命忍住泪水紧紧握着拳头,一口气喝完了手中一整杯啤酒,问父亲,“席森,是我哥哥吗?”
父亲心疼地看着我,从嘴里吐出一些字,“小谙,爸爸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席森他·······”
我容不得父亲再说下去不顾眼前的人冲出了饭店,四顾茫然,眼中都是惊恐的事物。早已分不清红绿灯的我,就直直奔向了车如流水的马路中间,之后的事我便一直都想忘却,以至于我离开父母飞往大洋彼岸,不再过问这其中原由。
直至遇见流景。

Tag: 伤心 隔年之伤
分享到:
上一篇:隔伤之年(3) 下一篇:隔年之伤(5)

与隔伤之年(4)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