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伤感散文 > 隔年之伤(完结篇)

隔年之伤(完结篇)

作者: lily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五年了,原本以为没有任何理由再与席森相见。也许命运捉弄,我们还是相遇了,在八年前席森第一次向我伸出手的地方。只是这次不再是安颜的生日会,而是她的婚礼,她与席森的婚礼。时过境迁,感情化成了与日俱增的思念,当思念抵达最初的原点,我才发现梦总有破碎的一天。
    流景执着我的手,我们面对席森与安颜,同样熟悉的面孔,却生疏的就像陌生人。
    席森,你可曾知道,我想念你从遇见至今日已有八年,这样一个漫长的过程里,你可有一点怀念我们的过去?也许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喜欢到我不说,喜欢到我只能离开你。你是我的梦,如今梦已破碎,我只能踩着它们继续往前走,任凭它们刺破我每一寸肌肤。九月,阳光,香樟,温柔的眼神,狼狈的模样。席森,希望你比我幸福。哥哥,这是我对你最好的称呼。但愿这一生我们都不再相见。
   日落时分,我同流景走在那条种满香樟的青石板路上,还是五年前的旧模样,不曾变过。清风扫过,斜阳横落在彼此的肩上,仿佛能映画一个永恒的场景。
流景站在我左手边,拉着那根他对我作出承诺的无名指,脸上洋溢出没有波澜的笑容,他对我说,“小谙,也许你不会知道,五年前九月的那个黄昏,与你相撞害你撒了一地画笔的人,就是我。也许你更不会知道,从那一刻起我便喜欢上了你,本以为你是我惊鸿一瞥的遇见,许是上天眷顾,在英国我终是邂逅了你。”
    听完流景的这番话,眼睛里像是落了雨,不知温热冷暖与世态炎凉。我能被流景如此惦念着,如同我深爱着席森一般,这份爱是花开之后遗留的余香,一直留存于记忆之中,珍藏数年不敢忘却。
隔着八年这样一个慢镜头,换日线覆盖了所有的想念,隔年的伤痛也许不需要再去抚平,似乎它真能随着时光渐渐淡去。人的一生能有幸执着说愿照顾你一辈子的人,再远再长再黑暗的未来,都不会孤单。
    事到如今,席森不过是我的一场遗梦,一场隔年之伤的旧事。(完)



Tag: 伤心 隔年之伤
分享到:
上一篇:隔年之伤(6) 下一篇:放手,还是放手

与隔年之伤(完结篇)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