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回忆散文 > 南国往事-荒颜(1)

南国往事-荒颜(1)

作者: 小飞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远行归来的第二天受了朋友之托帮她找一本名叫《沉思录》的书,翌日清晨我便去书房查看。其实我并不记得家中有这样一本书,只是她执意说曾在我的书架上看见过,便央求我一定要替她找找。我向来不会推脱别人的请求,只好平心静气地走进书房。
    许是一年未曾归家,家中的一切事物仿佛被尘埃覆盖。我推开书房的门时,室内昏黄像是一个十分陈旧又无人打理的仓库,灰尘在细密的光线里清晰可见如浮游跳跃的精灵。我试图寻找一个可以擦拭桌面的东西,然而我只能在这废弃已久的书房里找到一些泛黄的旧纸。无奈之下我便开始寻找朋友所说的那本书——《沉思录》。
若不是因为朋友这番请求,这些年来我根本不会知道我的书房如此之大,书籍如此之多。我并不是个十分喜欢看书的人,只是小时候对于书籍的渴求过剩,才会央求父母买下那些我从未看过的书。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甚为可笑,那样年少的我只有泛滥的好奇心。
年少的我如此的伤感

    花了将近一个多钟的时间,我在书架的顶层发现了那本书,我甚为愉悦的踮起脚去取那本书,然而由于我的胳膊太短书籍之间太过紧密取书的时候不小心把旁边的书一并抽了出来。那本淡紫色封面的书籍便顺势砸在了我的脑门上,滑落之际连同我的眼镜也一并掉落在地面上。我弯下腰拾起地上的书和眼镜,戴上眼镜看见那本书籍上的字,那是一本泰戈尔的《飞鸟集》。
放下原本取出的那本《沉思录》,我开始翻开《飞鸟集》的封面,那一张扉页之上有被水打湿而晕染开来的墨迹。那是几个十分拙劣而又粗糙的字,像是一个刚学会写字的小学生的笔迹,但这些字如同刺眼的光线一下子令我的眼眶潮湿起来。
    时光老去,记忆渐渐在风中模糊了容颜。但有些事若要是被提及,那些记忆便会排山倒海翻涌而来,淹没你所有的视线。那个夏天,仿佛还留在昨日的梦里,没有被肆意篡改或者复制。
那是我来到南国之城的第二年,我离开了父母独自在外租了一间小屋。虽说不上宽敞明亮,但这偌大的房子却显得极为雅致,每到清晨会有一丝丝光线从窗户缝穿射进来照在我那黑色的木书桌上,偶尔也会在我的床上留下点点斑驳的树影。
    房子是一间祖屋,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院中种着我那梦中一样的桃树,每到繁盛的夏季它就会开的格外美丽。我的房间是面对这颗桃树的,每到傍晚我都会坐在树下塞着耳机听那些自以为永恒不灭的乐曲。晚上趴在窗台上抬头仰望夜空,那天空好像是盛装着一颗颗璀璨夺目的钻石一般,让我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抓。
    在这里我只拥有一间小屋,一棵桃树和那片宁静的夜空,还有如风般的日子。
    我的屋主是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姐姐,是个在酒吧里驻唱的歌手。每每我清晨醒来都会看见她抱着心爱的吉他安静地在树下唱歌,唱着我们年少的冲动和无知还有叛逆。风吹落花瓣落在她漆黑的发丝上,她微闭上双眼,嘴角略带沉静的笑容。一缕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把她原本白皙的皮肤照得更为通透,那姣好的容颜与姿态是我望尘莫及的,见到这样子的她我总觉得我看见了天使。
    记得刚搬来的时候,是春天,下着浠浠沥沥的小雨。我背着一身的书籍在院中搬着我的日用品,她很热情的接过我身上的背包还为我撑伞,看着她对我微笑的样子我便能一眼看出她是个容易相处的人。
    经过一个月的相处我们渐渐熟络了,像相见恨晚的朋友一般。没事做的时候就会粘在一起聊那些不叫事的一些事儿,时不时她就会来一段即兴的音乐搅得这个房子天翻地覆的,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是自由的。那是自我离开家乡以后,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做快乐。这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却又是一种形而上的感觉,只能像是喝一口珍藏百年再难品尝到的红酒一般,顺着喉咙感受到那温润的质感,无比清晰像是一生都不会忘记。


Tag: 往事 南国往事
分享到:
上一篇:小城里的记忆 下一篇:南国往事-荒颜(2)

与南国往事-荒颜(1)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