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回忆散文 > 南国往事-荒颜(2)

南国往事-荒颜(2)

作者: 小飞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某天她突然拉着我去了她所在的酒吧,那全然不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种灯红酒绿,和那些来发泄感情和性欲的人们。酒吧很平静,室内的光线虽然黯淡,但非常配合这酒吧的蓝调气氛。吧台周围摆放着些许玫瑰,在那样的光线下,花瓣散发出的味道很香,只要有人走进去便会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气氛。那晚我站在台下让调酒师给我调了一杯叫做蓝色妖姬的酒,而她就站在那最亮的灯光下抱着心爱的吉他看着我,我同时也一直看着她,直到散场。
    仅管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舞台,可她却很自然的占据了整个舞台。那时的她仿佛时光中跳跃的精灵,那迷人的声线穿梭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只要你一不小心就会被它掳走整个灵魂,然后消失在她的歌声里。在这种地方,我们的灵魂是被抽空的,只剩下大脑还在机械式的运转,身体像是别人的,失去了所有的感官。那时我想,若她站在更为广阔的平台上,或是有那么一场演唱会式的演出,她势必会成为一个天马行空的磁场,影响身边或整个台下的观众。
冰淇淋店里的偶遇

    散场后她拉着我去了一个我从未去过的冰淇淋店,点了一杯我最爱的香草冰淇淋。她说唱完歌后一定要冰冻一下喉咙来保护嗓子的纯净,这样的逻辑我难以接受。但看到她一脸傻呼呼的表情,我也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她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这样的比喻让我发现我苍老了很多,一次我还无聊的在网上测试了我的心理年龄,竟然是38岁。那一瞬间我才发觉自己长大了,懂得如何照顾自己以及身边的人。
    在我眼里她是美好的。美好的只能搁置在回忆里。
    夏季燥热天气沉闷,但背靠着背坐在河边,只感晚风吹过遗留下的清凉和彼此间身体的温度。我与她一人插一只耳机,听着一些我学生时代常听的歌,感觉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她私下跟我说过,她是个连小学都没有毕业便早早出来打工的人,但遇上了好心人才有今天这般闲淡的日子。我心疼她怜惜她,便开始教她写字,写自己的名字。
    她叫遗梦。遗失在现实中的梦。这是一个如此凄凉的名字,叫我忍不住不去亲近她呵护她。看她用水笔在纸上开心的涂写时,我一味的用专注的神情望着她,仿佛她的一颦一笑都是能够扯动我的神经的。在这样一个遗失手稿的时代,我渐渐开始麻木变得淡漠,直至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人,才知道所谓的快乐只在追求幸福的过程中。
    我时常带她去逛书店,她总是站在书架边上不停地张望,她时不时会抽出一本书翻开来看一下然后再放回去。她便会扯着我的衣角不好意思地问我,“这些书我都不懂呢?可以买回去念给我听吗?”那时的我往往会买下她翻阅过的书,然后回家再一篇一篇地读给她听。当我耐心地读完每一篇时,她会高兴的跳起来,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那时只有孩童才拥有的笑容。
    有一天走在街上,她突然问我,“我最喜欢的书是哪一本?”我便很淡然的回答她,“似乎没有。不过最近我想买一本《飞鸟集》来看看。”她拉起我的手就冲进附近的一家书店,问那里的老板是否有这样一本书?可惜的是,那家书店太小而且仅剩的一本也被别人买走了,之后便不了了之,这本书也渐渐被我淡忘了。我仍旧记得她当时的表情,一脸的失望,嘴里还说着,“为什么这家店这么小?”
    我随口的回答竟然被她一直记在心里,就在我生日的那天,她把这本我从书架上不小心取出来的《飞鸟集》送给了我。那是一本精装版的书,封面上烫着美丽的英文字,她看不懂那些字只知道贵的肯定就是好的。我不知是感动还是惊讶,就连在吃饭席间我就忍不住流了几滴眼泪,她显得有些慌乱便问我,“是不是不喜欢?”我用手背擦掉眼泪望着她说,“你傻啊,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并没有很喜欢这本书。”她愣了一下说,“你念给我听吧。在书店时,听一些学生说,这是一本诗集呢!”
    它的确是一本诗集,因了这本书的到来,我才感知这世间一切荣辱,一切悲哀,都能在这如同日光般的言语里化为尘埃。人的一生多多少少会经历困苦与坎坷,会把简单的事想的复杂,会把复杂的事想的简单。但一个人的思想境界不同,他所能懂得的认知的也就有所不同,我们有时认为幸福很简单能唾手可得,然而它是一项微妙的无法轻易承载的有重量的过程。所谓的终点是没有幸福的,至少我一直这样认为。
    遗梦就此爱上这本书,爱上泰戈尔星月般柔美的语言,她是个过于单纯的人,总以为书上的一切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一切。我这样一个满腹心思的人,在她的生命里就像是一个污点,只能短暂出现然后消失于晴朗。我知道我的离开是必然的,只是我从未想过我是以一种肆意妄为的姿态离开她,从此不再过问她不再想念她,就如同生命里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人。
    那夜深沉发热,夜幕好似一张巨大的网压在我的头顶上方。在下班之后,我因想去买点宵夜而走过那条小巷时,我眼见遗梦上了一个人的车。那人年纪有些大了,身体微微发肿,眼神一直游离在遗梦的身上。遗梦穿的无比招摇,就如同我在电视里看见的那些风骚的女子,她浓妆艳抹衣衫单薄透明,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就这样坐进了那辆银灰色的宝马车里。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样的她,我无比震惊。  

Tag: 回忆 南国往事
分享到:
上一篇:南国往事-荒颜(1) 下一篇:南国往事-荒颜(3)

与南国往事-荒颜(2)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