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回忆散文 > 南国往事-荒颜(3)

南国往事-荒颜(3)

作者: 小飞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04 阅读: 在线投稿
    那一晚她并没有回来,我独自一人坐在院落里等了她一个晚上。直到天亮,她都没有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之后的几天她回来过,不过我都在工作仍旧是没有见到她,一下心急的我便请了三天的假期在家中等她。直到那一天,她在清晨刚露出微光的时候,从外面走进来,脸色有些苍白,头发凌乱不堪。我赶紧朝她走去拉住她的胳膊问她,“你这几天都干什么去了?”她回答我显然是有气无力,“没什么,唱歌去了。”
    “真的吗?我问过了,这几天你没有去酒吧。”我当时是担心她的,担心她的一切,可她的回答却负了我一番好意。“别管我,我只是去唱歌而已。”说完她便进了屋将门反锁,任我怎样叫她她都不理不睬。我心下知道她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可我又该如何去问她甚至是如何去安慰她?我能做的唯有默默注视她关心她,可这样的想法在现实面前总显得单薄无力,我不可能就这样陪在她身边一辈子。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一些有关于她的事。她是别人的情人,不能见光不能享有别人同等的待遇,她能拥有一些物质上的东西,但在她的精神世界里恐怕只剩下空虚。当我站在她面前质问她时,她一言不发眼泪就像断了线似地流个不停。我是怎样扯着她的胳膊把她从别人的怀里拉出来的?我都已经不记得了。我说过怎样难听或是肮脏的话语来刺激她?我也已经不记得了。我记得的是我离开了。
    每个人都能找到离开的理由。无关幸福。无关悲伤。当某些事发生之后,在你难以接受或是难以自控的时候,你就会学着逃避或是遗忘。以为离开就能解决一切,甚至是弥补内心的一些缺失感。
    我走的那晚,夜色甚好如一幅美卷。我把一切都打包好,没有同她说一句告别,心想没有那个必要了。我没有带走那本《飞鸟集》,只因我不愿以后看到这本书时就想起她,想起她不堪的一面。我许是不能接受现在她,但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她呢?
    繁星覆在我头上,我提着行李箱就离开了。没有什么过多的留恋,只因我是真的想要离开。那时的我对遗梦是怎样复杂的心情?纠结,疼痛,失望,感伤,这样莫名的情绪我都不曾有过,有的不过是一味的沉闷。想把她放在心上,却又告诉自己必须忘了她,彻底遗忘。所以在后来,我都不曾回去过,甚至不知道那本《飞鸟集》为何会出现在书房而我竟全然不知。
    我靠在书柜上一页一页地翻完那本书,书上有许许多多被黑色水笔图画的痕迹,那些个略显生硬的字眼,一字一句扎的我心疼。最后一页写着,“小颜,晚安。这是一句我来不及说的晚安。对不起。“
    书页上留着一个电话号码,是遗梦的。我以为我不会再想起她,以为她只是孤帆碧影,飘过之后什么都不会留下的一个过客。然而我拨通了这个号码,连接起遗失两年的感情,电流在时空里穿行,抵达之后便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在长久的沉默里,我哽咽着发不出声音,只听见她说“喂。”
    “遗梦。”
    电话那头也开始沉默,像是两颗遥远的行星对望着,再也说不出话来。我只听见那头轻微的哭泣声。
     “小颜,我想你。”

Tag: 南国往事
分享到:
上一篇:南国往事-荒颜(2) 下一篇:追寻遗失的记忆

与南国往事-荒颜(3)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