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旅行日记 > 名城成都之行(1)--成都文化

名城成都之行(1)--成都文化

作者: 小孟子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2-06-05 阅读: 在线投稿

    雨似乎一直淅沥着,其实是一直在不休着,行驶的车溅起的水花,放肆的弥漫着。今日的成都,是阴沉的,是黯然的,是消融了浮华背后的清寂。随着雨,漫步大街,周围的楼房行人车辆,是今生第一次走过,是曾经想了很多回一直想到的城市,天府之国,一座浸淫千年历史,文人荟萃的城市。一座品在宽窄巷子,泡在茶馆的悠闲城市。                                                          

    雨中的锦里,行人如织。巷子间的伞五颜六色,缤纷灿烂,喧嚣了原该有的沉寂。在这些清末的仿古建筑里,我无法从中感悟出锦里早在三国时期原有的辉煌。许多的建筑都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以修缮,甚至重新仿造的。这样的建筑只是历史一个特征,一个文化地标的图解,但无法让人产生共鸣和感动。街道两边琳琅满目的商品,特色似乎也有,但似乎和其他旅游景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不同。幽静曲巷锦里也是有的,可惜的是,在幽静的地方,商业的气息依然很固执的存在着,不会因临近的武侯庙而冷落一点。中国似乎千城同商,不同的城市,不同的景点,而商品种类却没有什么不同,只有让人悲催的对千篇一律的旅游产品而生出距离来,生出隔阂来。锦里,是很市井的地方,是买筷子,看捏泥人,转个糖画儿的地方。是吃上一碗酸辣粉,一碗肥肠粉,买个锅盔,要上一碗盖碗茶,来个三大炮,听着绵软的成都话,可以休闲一整天的好玩的地方。

    雨在我去锦里那天一直没停歇过,朦胧的天空,雨淅淅沥沥着。来往行人,陌生的街道、面孔,一种陌生城市的距离清晰存在着。我只是一个过客,在这座以休闲文化为主题的的城市,不紧不慢的节奏,本来就不属于我的生活。我要面对的,是我本应要承担的,我无处可逃。雨依旧不休的时候,我站在锦里的街道,一家卖笔墨纸砚的商铺里,我问着自己,我的“成都”在哪里?有一丝忧伤,轻轻滑过,我来成都,要寻找的是什么?
 

古城成都雨后落日美景

    来成都的第二天,雨停了下来。温度持续在19—25度,很适宜的天气。

    宽窄巷子应该算是最成都的地方,据悉是遗留下来的清时古街道。其实宽窄巷子是有三条平行的巷子组成,分别命名为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过去的宽窄巷不得一见,今日能看到的宽窄巷子已经修葺一新,宛然热闹繁华的三条街道。和锦里有相同也有不同,但定位都是市井文化,是老成都的两张亮丽名片。如果说丽江是一座让时间慢下来的城市,那成都的宽窄巷子让人感受到的就是安逸。

     宽窄巷子最多见的就是茶馆,每家茶馆门头的书法,或遒劲有力,或秀丽爽朗,或雍容大度,都笔墨精到,颇见功力。由此可以感知,成都的文化,传统底蕴的深厚,不仅是老成都,还有现在。深圳虽然在文化产业上获得商业上的成功,比如文博会,大芬村的油画、观澜的版画,罗湖的古玩城、布吉的文博宫等,但这只是商业,和文化本身并没有多少关系。一个城市的文化,形式上可以复制,但内涵能复制吗?画家陈子庄、书法家徐无闻都是成都人,徐无闻是四川大学的导师,也是书法大家。他在30岁耳疾,更名无闻。其在文学、文字学,书法篆刻均有涉猎,成就非凡。陈子庄是国画大师,他的画,简洁的笔墨,生动的赋予了中国画简远意蕴的内在表现方式。也许在陈子庄的画里面,也有一个他的老成都。西汉司马相如才华横溢,文采非凡,不仅为武帝欣赏,还赢得美人卓文君芳心,不惜私奔,终于成就一段千年爱情佳话。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凤凰……想着当年的司马相如该是如何般的风流倜傥,洒脱不羁?著名作家巴金,也是成都人,激流三部曲中是他的代表作。写的就是发生在成都旧父权制家庭败落的故事。巴金是现代作家群里一个不可多得的文学巨匠,一个真实不做假的大家。《随想录》是巴金晚年创作的杂文,他直接面对人格的扭曲,用自己真实的情感去写,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达到文学和思想上的高峰。巴金,是一个真正的文字工作者,一个值得成都骄傲的文学大师。下篇《名城成都之行(2)--古城小吃



Tag: 成都 文化
分享到:
上一篇:第一次出远门 下一篇:名城成都之行(2)--古城小吃

与名城成都之行(1)--成都文化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