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散文 > 回忆散文 > 追寻遗失的记忆

追寻遗失的记忆

作者: 漠漠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13 阅读: 在线投稿
     重新踏上那条熟悉而又陌生的道路,往年的水,往年的树,以及往年的人,都已不复存在。唯有那个地方,依然留在心中。虽然是多年不见,但任然记忆犹新。以前满是泥土的道路,却换上了平坦的公路,有点陌生,也有点激动。穿越在那片树林之中,花草依然茂盛,只是多了一些冷清,走进树林,没有鸟飞的声音,没有野鸡奔跑的身影,更没有了蝉鸣。显得那么的寂静。像是荒山野岭。走进废弃了农舍,周围已被杂丛包围,里面布满了灰尘。不知有多少年没有了人居住,也不知道外面这条公路是为何人所修。一个人漫步在以前的小池边,也已经没有了那些熟悉的脚印。没有了鱼蹦虾闹的水面,没有了垂钓者的背影,有的只是水草杂生和满塘泥泞。

       走过公路,顺这个这条熟悉的泥土路来到以前的老家,这是我住了八年之久的家乡,是我土生土长的地方。这里已经破旧不堪了,这个屋子已经建了几十年之久了,屋顶还是木头做的,只不过四周的墙面用了一些砖头,而且没有水泥,用的是泥土,地上长满了杂草。这里不知道多久没有人居住了,整个村子也不过几户人家。再也没了乡间小道,四处都栽满了棉花。来到了前面的那条池塘,根本已经没有了通往池塘的道路,远远看去池塘已经被水草完全覆盖。不过我想这里的鱼虾还是很多的,我们这里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池塘,有的甚至两到三个,有的人家池塘挖的很大很深,这里的水里的生物都不需要人为的喂养,基本都是“自食其力”,不过有些养青鱼的池塘会每天放些草在里面,听说这种鱼是吃草的,我小时候的确也经常在早上看到一些鱼儿浮出水面来吃这些草,他们的头一伸一钻的,感觉调皮极了。有的鱼儿更加调皮,偶尔会蹦出半米的高空,把围观的人们当做它们的景点。

       重新翻出八岁以前的记忆,那时候我是个非常调皮的小孩,相比现在反差极大。也许是每个小孩都贪玩吧,我小时候可是爬树的高手,对了!不能忘记了门后的那颗叫不出名字的大树,这棵比较细的大树伴随了我整整八年之久,我从六岁就开始爬上这棵树,我也不知道六岁的时候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这也感谢我的那些亮亮哥。他比我大五岁,我们整天都是形影不离的,他教我爬树,教我爬带有尖刺的铁门(当时只有我外公家那祖坟有这种铁门),还教我跳墙,简直刺激极了。我也记得那些姐姐们,每次和她们一起去掏鸟窝,她们总是不敢爬树,每次都是我爬上那高达十几米的大树,将鸟蛋或者小鸟放进口袋里或者摔在地上。小时候胆子竟然这么大,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点胆颤。记得有一次亮亮哥和我比试,看谁敢从高达一两米的小山坡上跳下来。我说你敢我就敢,亮亮哥毕竟比我大,他竟然跳了,当然我也要跳,我纵身一跃......落地姿势是蹲着的,看起来很好,但是我门牙磕掉了。这次的事情我记忆犹新,过了十年,我依然记得很清楚。还有我们经常爬到树上摘下树上的那些果子,然后“各自为战”,相互砸别人,呵呵!现在还真想再和他们玩一玩,不过这次我想应该挑几棵大一点的树,不然就不刺激了。

     老家最让我害怕的就是水了,虽然南方人基本都会游泳,但是我一生与水结仇,听我妈妈和外婆说我三岁就掉到水里差点淹死,五岁和别人钓龙虾也掉进了水里,幸好朋友的家长用粪勺将我掏了起来。等等好多次,几乎每年一次“水灾”,前年也发生了一次,喝了半缸水才被救起来,所以我现在基本是谈水色变。我因此也不敢在水边游玩了,虽然诗人看见水何澹澹这种景象就很有诗情了,但是我还是挺害怕的。

      说道老家,最让我寒心的就是外婆了,外婆今年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自从04年搬到镇里,外婆机会每天都要回老家收割棉花,往返几十里的路程,还要背着那么种的包袱。哎!只怪但是不懂事,没有给外婆减轻一个负担,现在回想起来都非常愧疚。外婆是去年把腿给摔骨折了,才停止了去老家,这样也好,外婆以后也就不用这么劳累了。但是老家人总是念叨老家那点东西。老婆是个非常勤劳的人,现在虽然腿骨折了,但是每天还是跟平常一样六点就起床了,然后自己做饭,再出去散散步,听听书。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精神依然不减,唯一就是脸上的皱纹已经覆盖了整个脸蛋,加上皮肤越来越干枯和软化了,我不敢想象外婆还有多久的寿命,但是外婆一声勤俭善良,我相信她一定会长命百岁,子孙满堂的。

      顺着我家往前走就到了一片田地,不过现在已经是“草地”了,我记得以前这块地方很大很大,每年春夏都会有牛车来耕种,成群的牛车来来往往,简直壮观极了。我们经常在这里捉青蛙,不过时常看到蛇,小时候一直都不怕蛇,当然现在也不怕。记得我小时候经常和朋友钓这青蛙来钓蛇,然后拉上岸来活活打死。有时候看见田地里有蛇,我也拿着棍子将蛇打死,然后拿起蛇,剥了蛇皮再去钓龙虾。我小时候可是耍棍子的好手,经常和朋友们拿着棍子打架,呵呵!现在回忆起来,我无法想起当初的自己竟然这么顽劣。到了镇上的新家,我也和朋友们制作弓箭,然后射杀青蛙,我箭法很准的哦,每次都能射穿青蛙的肚皮。然后剥开它的皮,看见它蠕动的身体,再用菜刀将它四分五裂,最后就下锅了。哈!你们是不是觉得很残忍啊,当时还没有这么觉得,不过现在已经知道了。

     看了许久的老家,我感概颇多,这些时光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只能在心中翻起记忆的相册,来回忆曾经的点点滴滴。如果我出身在这么一个幸福的农村家庭,早出晚回,平淡的走过这一生,那是多么的幸福啊。现在为了梦想而奔波劳累,强逼着自己适应着不同的环境,这是多么的无奈,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梦想中的生活


Tag: 记忆
分享到:
上一篇:南国往事-荒颜(3) 下一篇:六月的惊喜

与追寻遗失的记忆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