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日记 > 生活点滴 > 确实有点儿

确实有点儿

作者: 小飞 来源: 本站 时间: 2012-06-30 阅读: 在线投稿
    那天在一位无聊的网友空间里逛荡,我是老顾客,经常看其无聊的好像无处诉说的,然而特别渴望倾诉的,但又直白简淡、俗不可耐的大白话。我边看边阴阳怪气把无聊的文字读出来,一同事走过来,慢腾腾的坐在我身边把我的脸扳过来,让我注视着她,然后面无表情,慢条斯理的不带一丝感情,不带一点温度漠然地跟我讲了一个小故事。
   甲对丙说,乙昨天真是太无聊了,只有这么无聊的人才会做出那么无聊的事。昨天他一蓑一笠一渔舟,一个渔翁一钓钩,整整一天不吃不喝,姜太公似的静坐河边,把晨钟静坐成暮鼓,把众荷喧哗静坐成了最近最静最温婉的一朵,把清晨静坐成夜色阑珊,把晨曦坐成了黑包公,结果愿者不上钩,提拉着拖鞋在星月的嘲笑下拖沓着疲倦的影子蹒跚而去,可怜的无聊人。丙问甲;“你怎么知道的?”甲神采飞扬地说:“我当然知道,昨天我拿一个小马扎就坐在他身后,像罗丹的《思想者》弯着腰,屈着膝,右手托着下颌,默视着乙发生的无聊的悲剧,我那深沉的目光以及拳头触及嘴唇的姿态,是我对乙的无聊悲剧所产生的一种极度痛苦的心情的表现,我渴望沉入“绝对”的冥想,努力把那强壮的身体抽缩、弯压成一团。我的肌肉非常紧张,不但在全神贯注地思考,而且沉浸在苦恼之中,他为什么那么无聊呢而且浑然不知呢。”甲说完又陷入了沉思,深沉的目光以及拳头触及嘴唇的姿态···········丙听完 不置可否,耸耸肩,撇撇嘴。
   同事讲完也冲我耸耸肩撇撇嘴,然后缓缓站起身形,注视了我一秒钟,仰着头面无表情走出办公室,留下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脸尴尬的我,颓丧间,我发现那家伙的肩膀不可遏制地剧烈地抖动,我恍然大悟,回过神儿来,于是乎忽然歇斯底里的冲着那个坏家伙喊“你这个坏东西小坏蛋··············”
   不知为什么,虽然过了好奇的年龄但偶尔也会像小孩儿一样发发神经,做一些无聊的略微出格的事情,天性使然吧。
   有一位年轻的家长,三十来岁,女性,眉眼儿跟古代仕女图上画的似的,粗眉细眼颇为清秀,皮肤白嫩光滑干净,身段苗条婀娜,每次遇到她我都要盯着人家看上许多眼,虽不是直勾勾但也够放肆大胆的,欣赏之余总是觉得太遗憾太可惜,可惜那张脸长错了地方,完美之中总是留一些缺憾,就像维纳斯缺了手臂。余光中也在《小雀斑》这首诗里说道:“凡美妙的,都该有一些痕迹,月光一满轮也不例外。”而这位家长总是一副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姿态,永远扭着头向左看齐,然而总不能向前看,更别说向右看齐了。一次我突发奇想,如果她必须向右转才能做事情的时候会怎样,是把身子转过去吗,有了这想法,便千方百计的寻找机会观察,机会来了,一天放学恰好碰上她骑电动三轮接孩子,我便悄悄的尾随其后,我希望她向右转,同她右边的熟人打招呼,可惜她向左转弯了两次,脖子依然是回眸一笑的的姿态,一动未动的向左看齐,并且它同左边的熟人打了两次招呼,语调嘤咛煞是好听,还同她前面的两位打过招呼,我也不管回家的路是不是顺路,继续尾随其后,尽量的放慢电动车速度,后坐的女儿不停地催促:“骑快点儿,骑快点儿。”像轰赶一头怠工的老牛,并不断地拍我后背:“你骑哪里去了,不是这条路。”我不搭言依旧不错眼珠的全神贯注注视前方,她又一个向左转并且看也不看的跟右边的人打招呼,忽然她放慢了本来就慢的速度,我猜她到家了,果然 她拐进一家门口,向右转啊,我猛然骑到她的后面,否则看不到了,天助我也,她拐弯拐的小了点,她为了不撞到右面的墙她必须得向右后望一望,我发现她向右扭动身体的时候也稍微扭了一下脖子,扭动的时候脖子上的肉也会有皱褶,这么说她的脖子也有一定的柔软度。终于观察清楚,人家进去了我也走错了路,七拐八绕穿过好几条小胡同才走出来,女儿说妈妈你迷路了,我告诉女儿“是啊,因为妈妈脑子进水了”我夸张的摇晃几下说倒出来了,女儿非要看看从哪里进去的水,我说下雨的时候,从神经线管流进去的,那小家伙琢磨了一路也没弄明白神经水管在哪里。
    发神经的时候总会有不可理喻的难以名状的举动,记得那次一个寒冷的冬天恰巧碰到二猫,正悠闲的好不瑟缩的蹬着一辆坤式自行车,他没有带手套也没戴帽子连一副耳风子都没有,上身穿了一件女人的黄色花纹的缎子小花袄紧裹在身上,下面一双深色老头鞋被一条裤子遮住了半截,我突然想知道他有没有穿袜子,于是在寒冷的清早我尾随其后转了大半个村子,终于在他家门口,他下车的时候裤子被拽上去了看到他皴皴巴巴干裂的脚,光着的,我忽然想同他攀谈几句,可那样的话我比他还要更神经,我终于放弃了同他攀谈的冲动和勇气。找到一条可以走到学校的路,那天我的手冻僵了并且迟到了十分钟却不敢说原因。
   和朋友一块儿出门偶尔发神经,免不了招他们笑话,像我那个同事般来一段旁征博引,旁敲侧击敲打我两下,我脸皮再厚脸上也挂不住不是,所以尽量离群打独摊,为自己随时发作的神经提供方便。
   
附:余光中的小雀斑
        如果有两个情人,一样美一样的可怜,让我选有雀斑的一个,迷人全在那么一点点,你便是我的初选和末选,小雀斑为了无端端那斑斑点点蜷在耳背后,偎在唇角或眉间为妩媚添上神秘传说天上有一颖星管你脸上那汗斑信不信由你,只求你不要笑,笑得太厉害居里看你看得人花眼凡美妙的,听我说,都该有印痕,月光一满轮也不例外不要,啊不要笑得太厉害我的心不是耳环,我的心经不起你的笑声荡过去荡过去。


Tag:
分享到:
上一篇:活在当下 下一篇:另一种生活

与确实有点儿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