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小小说 > 你可以爱我很久吗

你可以爱我很久吗

作者: lily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2-04-06 阅读: 在线投稿
  03年,育英中学高三九班,刚到班级门口时,我看见班主任在台上侃侃而谈她的教学方针,卸下肩头的背包,我淡淡地喊了句,报告。

  我像蜻蜓点水一样在本来很安静死寂的教室的湖面上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班里出现了细微的讨论声。班主任扶了扶鼻梁上的黑色镜框,扭过头问我,你是?

  我是一个插班生,今天来报道。说完,我整理了一下头上的黄色头发,耳垂上的耳钉不自觉地摆了摆。

  哦,不好意思哈,忘了这件事情了,你进来吧,正好向同学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当我与班主任擦肩过去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香味,那是一股让我厌恶的味道,和周颖诗身上的问道一模一样。

  我走到班级的最后一排,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等同学们对我这个“新人”失去兴趣,扭过头接着听班主任的演讲,私底下摆弄自己的物品时,我从兜里面拿出了随身听,带上耳机,望着窗外已经开始凋零的枫树,脑子里一片混乱。

  告诉你,张佳杰,你必须接着给我上学,我已经帮你找好了学校,如果再被开除,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再进这个家。

  坐在沙发上望着一身睡衣打扮对着我咆哮,嘴里含着烟不时地吐出一串烟圈的周颖诗,我站起身回到了卧室,在摔上门的那一刻,我说,如果那时不是你把我爸赶走,或许我还有个家,但是现在,这里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周颖诗心里在想什么,但现在我来到了这个学校,育英中学,好幼稚的名字。

  温煦的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零零散散地撒到我的脸上,当下课铃声骤然响起时,我突然从梦中惊醒,在梦里我见到了我爸的样子,我抚摸着他的脸庞,感受到了他脸庞的温度,可在我睁开眼的那一刻,才发现我的手在我身边那个女孩的脸上。或许不是铃声把我从梦境拉到了现实,而是被从手上传过来的温度给烫醒了。

  我缩回了手,整理好褶皱的衣服,想要离开这个地方时,那个女孩突然拉住了我的手,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可不可以不要走,你的手好像我爸的手,我感受到了同一种温度。我看了一眼两眼惺忪还在睡梦中的她,淡淡地笑了笑,抽出被她禁锢住的手腕,慢慢地把她的手放在课桌上,然后离开了教室。

  我无时无刻不在回忆我爸爸的笑容,站在镜子前面拿着我仅存的一张他的相片抚摸自己的轮廓寻找我们相同的地方,因为周颖诗说过,我不是他的孩子。每次她一说到这里,声音就降低了很多,我总是问她,周颖诗,你赶走我爸以后后悔过吗?可我总是听不到她的答案,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回到自己的房间,从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我从未同情过周颖诗,相反,我恨她。

  从学校回到家里的时候,本来我是想告诉周颖诗我不上学了,但是家里没有她的影子,在门上她给我留了一张字条,佳杰,我要出差,过几天再回来,在你的卡里我打了几千块钱,凑合着用吧。我撕下了便签,扔到了门旁的垃圾桶内,掏出钥匙走进了睡觉的地方,屋子里满是周颖诗身上的古龙香水味,我恨这种味道,却又害怕再也闻不到这个味道。

  在偌大的房子里,空旷得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寂寞如同暮秋时节落下的枫叶,在秋风的吹拂下从脚底蔓延,化为泥土的芳香萦绕周围久久不能散去。

  第二天,我还是回到了学校,是因为那个让我留恋的温暖的脸庞。

  当我走到班级门口时,我看到班主任正在问班长,张佳杰怎么没有来?

  报告,我来晚了。

  班主任扭过头望着我那冷淡没有一丝感情的脸说,以后来早点。

  我卸下肩头的背包,对着她,点了点头。从班主任身边过去的时候,我又闻到了那个该死的味道,淡淡地,却没有逃过我鼻子的嗅觉,或许是我对这个味道太过敏感了。

  一直走到最后排,找到昨天的位子坐下,从兜里掏出随身听,带上耳机,接着看窗外凋零的枫叶。一个戴着白色耐克休闲帽的女孩闯入了我的视线,她的整个身体都好像是被孤独笼罩着,微凉的秋风吹起她额前的头发,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庞,只是没想到转校以后还能再见到她,唐雨欣。

  三年前,东区二十一中,我和唐雨欣躺在学校操场的绿地上晒太阳,她扭过头问我,你可以爱我很久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肯定的点了点头,嘴里只发出了一个音节,嗯。

  那天我回到家里,就只看到了父亲离去的身影,屋子里一片狼藉,周颖诗坐在地上哭泣,原本客厅正对门的那面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上面写着“一生一世”,不过现在,结婚照框架外面的那层玻璃已经支离破碎。照片上的两个人在十五年前互相说着守护对方一生一世,十五年后他们却各奔东西,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我站在家门口彷徨。

  第二天我就和唐雨欣分手了,我怕我给不了她幸福,父母的离异让我对感情产生了怀疑。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学校,因为害怕见到唐雨欣的身影,那种从骨子里传来的悲伤,我没有办法遏制,与其面对,不如逃避,即使逃避不是唯一的办法。我被开除了,没有一个高中会收留一个连续旷课两个月的学生,而且没有请过假,就那样销声匿迹了。二十一中再也没有了张佳杰的身影,一切都像是梦,太过华丽却又那么真实,让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却又无可奈何。

  一声淡淡的报告把我从往日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孩映入了眼帘,当我看到她的侧脸时,才知道是那个和我有一样梦境的女孩。

  看着她渐渐地向我走来,越来越近,我的瞳孔还是没有停止扩散,就那样呆呆地望着她。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她和唐雨欣一样可以让人沉积在她的声音世界里苦苦挣扎,却永远挣脱不了那种肆无忌惮地侵入大脑吞噬的想入非非的念头。

  我扭过头,平稳了一下思绪,淡淡地说道,嗯。

  一股特殊的味道顺着我呼吸的轨道与空气中的氧气分子一块进到了我的鼻腔,我皱了皱眉头,扭过头看向她,问道,你用的是什么香水?

  她捋了一下额前的红发回道,没用香水,我用的是屁屁狗,草莓味道的。

  我闷应了一声,扭过头接着看窗外的风景,一片紫红的枫叶被风吹到了窗户边缘上,我伸出手拿下了它,夹在了我随身携带的日记本里,我想,以后我的悲伤就可以和它一起分享。

  你很喜欢枫叶么?

  嗯,我喜欢它被风吹落的那一瞬间,孤独无助,不能自由飞翔,它是寂寞的,而我却是孤独的,我们很像,不能决定自己生存的轨迹,永远也预测不到自己的结局,却又不能随遇而安。

  你很悲伤。

  还不如说我很惆怅。

  我们可以成为朋友吗?

  我扭过头看到了她的眼睛,本来很明亮的眸子现在却很臃肿,一般是睡不醒或者刚哭过的人才会有这种症状,想起昨天的事情,我含糊地说了句,好,我是张佳杰。

  我是李慕梅。

  她身上的味道和她的名字很像,一扫我身上被沾染的古龙香水味,世界又开始清新了起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电话留言机响了,是周颖诗。佳杰,我又谈成了一笔生意,自己在家还行吧?在这里呆两天我就回去,按时上课,钱省着点电话,不够用了我再给你打。

  也许天下间所有的父母都是爱自己的孩子的,我得到了其他的孩子想要得到的一切物质,却没有得到他们正在享受着的父爱与母爱,很多时候我都想问周颖诗,亲情是不是可以用金钱来换。我想周颖诗会停下手中的工作,轻笑地回道,金钱是万能的。

  从爸爸走后,我从未给周颖诗打过电话,即使电话留言机里都是她关心我的声音。为了方便找到我,三年时间里,周颖诗给我买了十几部手机,不同类型的牌子都是最新出品的货物,但我从未用过,只把那些手机当作儿童的玩物,当着周颖诗的面,拿在手里摔在地上,看它们弹起破碎的样子,听它们支离破碎的声音。

  家里很冷,即使我把空调的温度开到最大,也无法抵御从心底传来的寒气,在被窝里蜷缩着身子,望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胡思乱想着入眠,睡前对着周围的空气道句晚安。

  在梦里我又梦见了那天爸爸从家里离去时落寞的背影,我大声地喊他,可他无动于衷,我渐渐地跪在了地上,眼泪顺着鼻梁外侧的沟壑流进嘴里,我哽咽的喊道,爸爸不要走。他停顿了一下,当他慢慢转过身时,我笑了,可我醒了,枕头上是一片被泪水占据的沼泽。走到卫生间里,镜子里站着一个穿着睡袍,左边脸微笑着,眼泪还扑簌地往下掉的孩子。或许,梦与现实永远没有交叉的一天,但我宁愿沉浸在梦中,不愿醒来。

  我背着挎包,来到学校时,在校门口遇到了唐雨欣。

  她对我说,张佳杰,这么巧,你也在这个学校。

  我低下了头不想看她的脸庞,不想听她的声音,可我无处可逃。

  嗯,你怎么也来这个学校了。

  唐雨欣看着我的样子,笑了一下,慢慢地说道,我只想知道,那个说会爱我很久的男孩为什么离开我。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对不起。

  我来这里不是想听你说对不起的。

  唐雨欣转了个身,走到我的面前,张佳杰,我爱你,这三年时间里我试着忘记你,可我做不到,我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或者你那次肯定的回答并不是认真的,我想找到困惑我三年的答案。

  有些事情并不需要一个结局,唐雨欣。

  说完这句话,我转身走进了校园,只留下一个泪眼婆娑的唐雨欣呆呆地站在校门口,她不曾转身骂我是个混蛋,在教学楼的拐角处,我望了一眼她坐上出租车的身影,眼眶里全是泪水,心很痛,却不能再转身跑去追那个已经离去的身影。

  既然那么在乎她,为什么还要选择伤害她。

  我扭过头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边的李慕梅。

  她接着说,刚才我从你们身边过来的时候,听见了你们的对话,那个女孩是爱你的,你也是爱她的,可是因为一些羁绊,你选择了伤害她,为什么?

  我平稳了一下思绪,淡淡地对她说,我爱她,只能用这种伤害她的方式爱她。

  那天我没有去上课,对李慕梅说完那一句话,就转身回到了家里。脑子里全是唐雨欣的影子,站在爸爸妈妈的结婚照前面,我迷茫了。周颖诗和爸爸婚姻的结局像片阴影一样在我脑中来回漂浮,挥之不去,在感情的世界里来回地穿梭,找到了对的人,却不能伸出双手把她紧紧地拥在怀里,或许是我真的错了?

  第二天,周颖诗没有回来,第三天,周颖诗也没有回来,直到第四天,有人敲门,外面是我班主任和李慕梅。

  班主任说,你妈妈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急救,医生用你妈妈的手机给我打的电话,马上去医院看看吧。

  当我冲出房门,与班主任擦肩而过的时候,没有闻到那个让我厌恶的味道。

  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外面,透过厚厚的探视玻璃,我看到了全身绑着绷带的周颖诗,氧气罩带在她的嘴上,上面时不时地出现些淡薄的水汽烟雾,床底是从周颖诗的身体里渗出的血珠,穿过绷带,滴落在地面上。

  医生从房间里走出来,问我,你就是周颖诗的儿子吧?

  我急忙地点了点头,嗯。

  医生用很沉重的语气告诉我,进去看看吧,你妈妈出了严重的车祸,我们已经尽力地抢救了,估计现在还撑着就是为了等你,她没有多长时间了,赶紧进去,看看她有什么要交代的。

  当我走向重症监护室的时候,腿很软,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没有力气拧开那道厚重的房门,李慕梅走到我身边,扶着我颤抖的身体把我送了进去。

  我吃力地走到周颖诗的面前,她吃力地睁开了双眼,脸上有一个像达成愿望的笑容,刺疼了我的双眼。周颖诗的手好凉,我跪在床前,握着她的手,泪不自觉地从心底流淌到眼上,流出来,滴到地上。

  佳杰你终于来了……。儿子。

  我哽咽地说,嗯,妈。

  呵呵,周颖诗艰难地笑了几声,嘴角咳嗽出了几滴血。三年了,你终于喊了我一声妈妈……我知道,你一真恨我,恨我把你爸爸赶走,让你失去了父爱……唉,我也想他,每天都想,无时无刻不想……不知道你爸在天堂上过的好不好,我看见你爸爸站在云端朝我摆手了……。

  我睁大了双眼,听着周颖诗的话,我想问的话终于没有说出口。

  周颖诗缓了两口气接着说,傻孩子,是你爸自己要离开我们母子俩的……。那天我在你爸要换洗的西服里面发现了你爸的病症报告,上面说你爸已经是癌症晚期……。当他害怕连累我们母子决定离开我们的时候,我和他闹,和他吵……。但是没有动摇他要离开我们的决心,当你回到家里时,他正好出门……。我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只好说是我们要离婚了……。孩子,我不想让你一直恨我……。一直想找个时间好好和你谈谈,却没有想到这一晃就是三年。佳杰……妈妈是爱你的,妈妈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听到你再喊我一声妈,就很知足了。剩下的日子……。妈不能再陪着你了,好好活下去,世界上还有爱你的人,还有值得你爱的人……

  周颖诗的手慢慢地从我手心滑落,落在被血染红的被单上,那么无力,那么不甘。

  我握紧了周颖诗的手,把头埋在她的怀里,妈,我知道错了,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为什么?!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我错了,妈……

  周颖诗走了,我再也闻不到那股熟悉的古龙香水味,从此以后,这个家里就只剩下我自己。在周颖诗的房间,我发现了她的日记本,上面记录着这三年发生的点点滴滴,往日的情景再次浮现在眼前,泪像决堤的江河,把我冲在回忆的海洋里,逐渐淹没。

  周颖诗的墓旁就是我爸的墓碑,原来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周颖诗是爱我的,我爸也是爱我的。墓的旁边种着一棵郁葱的松树,上面是一把同心锁,刻着我爸和我妈的名字,我记得这是他们十五年前买的,他们守护了对方十五年,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

  再次回到学校,我没有见到李慕梅,班主任给了我一个信封,是李慕梅给我的。

  上面写着,张佳杰,我是李慕梅,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很久以前我就是唐雨欣的朋友,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听她提到你的名字,直到三年前,你们无缘无故地分手。在这三年里,唐雨欣一直在寻找你,最后去了你家里,你不在家,只有周阿姨一个人,雨欣知道了你离开他的前因后果,但是不想在你怀疑感情的时候遇到你,最后找到了我,我经不起她的央求只好转到了这所学校,做你的同桌。你的事情我都知道,因为给你爸检测病因的那个医生是我爸爸,而抢救你妈妈的那个医生也是他,一切都好像是顺理成章,却又让人感觉像梦一样,没有开端,没有结局,整个故事情节里面的人都是模糊的,让人揣摩,直到有一种窒息感。雨欣是爱你的,从始至终,她就没有离开过你,去找她吧,我知道你也是爱她的。看完信后,就往窗外看,唐雨欣就在下面。李慕梅。

  我折上了信纸,扭过头看窗外,没有了枫叶的枫树显得那么凄惨,一个带着白色耐克休闲帽的女孩闯入了我的视线,是她,唐雨欣。

  你可以爱我很久吗?

  嗯。

  多久?

  一生一世。

Tag:
分享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黎落之花样年华

与你可以爱我很久吗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相关栏目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