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小小说 > 戴花环的女人

戴花环的女人

作者: lily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2-04-06 阅读: 在线投稿
  倾盆大雨,浇透了货物又浸泡着货物。阵阵狂风也一次次掀翻货堆上的蓬布,还把冒雨搭蓬布的女主人掀得趔趔趄趄的。闪电撕开夜的黑幕也撕碎了女主人的心。看着被屋檐水冲得七零八落的百货,扬琔云绝望地跌坐在货堆旁,嘤嘤哭泣起来。那孱弱的身躯在风雨中颤栗,瘦削的双肩在阵阵抽动。

  她恨运贷的司机。见暴雨来了,不等她找人搬卸,便翻斗一撑,倒下货物就驾车跑了。

  “杨琔云你个烂娼,不进屋你趁风赶雨在屋外偷野男人啰!”屋里的男人被雷声和风雨声从酣梦中惊醒。见大门洞开,便发挥他的瘫痪培养岀来的丰富想象力,恶狠狠的叫骂起来。

  杨琔云沒动也沒吭声,却啜泣得更伤心。她也恨正在屋里骂她的人,那个齐腿高位截肢的瘫子男人。

  趁闪电的光亮,她心痛地环望着周围散乱的货物。正巧又看见被儿子的骂声吵醒的公婆躲在门框边那双狐疑,偷窥的眼睛。

  “琔云啦,再急的事也该放下,不该让你男人疑心嘛。”公婆见儿媳看见她了,索性岀来站在屋檐下边扣衣襟边冷言冷雨,“婆娘家的贞节重如天啰!”

  “妈你找嘛,找嘛!有哪个嘛!我倒真想找个野男人呢。”悲极又气极的杨琔云,她也恨全不体谅她的苦楚,还时时不忘给她敲警钟的公婆。她滑坐在水滩里,抱住装满香烟的纸箱,索性嚎啕大哭起来。

  “骚婆娘,你那协管员野老公今天沒跟同路进城?!老子赌了!”瘫子又骂开了。公婆打个呵欠,揉着惺忪睡眼回屋了。但还不忘剜一眼儿媳又嘟囔儿子“乂长在她身上,她还怕给你这瘫子戴绿帽子?”

  风更狂。雨更猛。雷公电母更威风。夜,也更黑更深。

  在风雨中冻得瑟瑟发抖的杨琔云哭累了。愰悠悠站起来,一狠心要回屋睡觉。进门那刹哪,望一眼满地埧水淋淋的纸箱、麻袋,她又心痛了:那是几千块钱的货呀!泪串串又挂上双腮。叹口气,她只好转身把箱烂包散的货一件件往屋里抱。那双脚却沉重得踉跄。她心里又在恨,恨这双肩上她挑得苦的日子……

  十年前,男人遭遇车祸。她把他从深涧底那堆烂铁中拉岀来,背上悬崖送进医院。一年后他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为了瘫痪的男人;为了年纪轻轻就守寡还守着儿子,而今已年迈体衰,再也撑不起这个烂家的公婆;更为了肚子里的儿子,她种六亩多山田坡地;她喂猪养牛;还用丈夫所剩无几的赔偿费开了片小百货店。她想用瘦瘠的背背着家追日月。

  收拾晾晒好抱进屋的货物后,天已微曦。还沒等她脫掉滴水的湿衣,男人又吼叫着要解溲。她默默抱起半截男人屙屎屙尿。男人又趁机哽着泪追问,“你跟他真沒那事儿吗?扬琔云你会不会跟他跑?”她仍沒应声。心里却忽然有些同情怀里的男人了:是啊,一个血气方刚的人忽然变成废人。哪个不狂燥?天天靣对年轻的妻子,自己又只能看不能动。哪个又不猜忌呢?想到这儿,杨琔云柔声说:“不会的。我……只是想……”

  “算了,不说!”杨琔云在心里劝自已,“说了他又会同意吗?”她把男人抱上床,收拾了床上、地上溅沾的浊物后,在瘫子连声“你想啥子?骚货你想干啥?”的责骂、追问声中噙着泪上了搂。

  脱掉衣裤钻进儿子暖暖的被窝,揉摸着自已白嫩的胴体,她忽然又怜惜起自己来了。她渴望男人的疼爱。渴望男人温暖的怀抱。渴望男人的爱抚甚至是野蛮的吞噬和兽性的翻滾榨压。自己正当虎狼之年呀!

  她又一次感到脸热心跳浑身燥热,连呼吸也急促起来了。她明白自己此刻想要啥,不敢再往下想了!长长地叹息一声,她狠狠的翻转身。

  男人的骂声还在从楼下往她的耳膜里钻。她感到委屈、冤枉。泪水,又打湿了枕巾。

  她和那个工商协管员是清白的。那年,因为她被供货商骗走了货款,协管员来到她家。岀于感谢和应酬,她也仅仅只给他泡了杯茶,陪他说了几句话。他就被男人骂走了。后来陪乡妇联他又来过-回。连话也还沒说,他就被男人让儿子专门捡来放在床头的石块砸走了。为了她的清白和名声,人家当年就申请调走了。她从此再也不敢接触任何男人。哪怕是问件事说句话,她也怕男人和公婆晓得了起疑。

  想不到男人从此耿耿于怀,至今还猜疑她嫉恨他。公婆也从此提防她,恨她,时时给她亮红灯敲警钟。

  昏昏沉沉中,他感到浑身发冷又发烫。嗓子又疼又干涩。她知道自己病了。可圈里的一条黄牯牛和四条猪却不管她病不病,都是嘴搁在食槽上等她呀!她只好挣扎着爬起来,背起背兜,在男人的酣声和公婆的黑脸嘟嘴中冒雨上坡。

  看见雨幕里块块梯田中的男人们在“呵呵”地吆牛耕田,女人们则隔田坎嬉笑着弓腰拔秧。杨琔云羡慕得吞了泡口水,不由望一眼自家那还是麦茬、野草的板田。再看一眼自己那满坡满地被狂风暴雨推倒伏地,泡在泥浆里的子粒饱满的麦穗。她的心又是一阵刀剜,眼泪再次和着雨水流淌着。

  几年来,随着货款被骗,生意越做越艰难;丈夫的猜忌、漫骂,公婆的防范、警告,使她不敢找,也找不到男人来帮她耕田、犁地。她的日子越过越窄,越过越沉重。

  她的确想找个男人!找个厚实的男人肩膀来让她松口气。找双粗壮有力的男人手臂来扶她一把。找个粗犷的男人嗓子来吼开她日子的淒苦。虽然她绝不会丢开这个家和这一家老幼残废。只是想带家改嫁,找个男人来跟她当“上门汉”。

  想到这里,杨琔云直起腰来,又泪眼朦胧地望了田畴间正山歌高吭的男人们一眼。女人们应和欢快的歌声使她一阵眩晕站立不稳。她赶忙收摄心神,擦干滾烫的额头和脸上的的雨滴汗水泪珠,强迫自已弯下腰去继续割猪草。

  “我能找,敢找吗?”杨琔云又在心里问自己。且不说几次话到嘴边不敢跟丈夫、公婆讲。单是那块金扁和那十几张血红奖状,就足以镇住自己的躁动和渴望了!

  男人岀事第二年,见她在人们的猜疑声中不但沒抛夫弃婆改嫁,还拖着儿子把个风雨飘摇的破家撑得像模像样。乡妇联便敲锣打鼓送来了“五好家庭”,“婚姻卫士”的大红锦旗、奖状。县妇联更善于抓典型。一溜小车载着花枝招展几个半老徐娘,带着块硕大的银字金扁,还有几个记者。在她家门前又是开现场会讲演,又是给她戴花环,还窜上跳下摄像、拍照。不久,市报上还登了一篇记者吹得天花乱坠的啥《为了家,她誓不改嫁》的专题。

  从此,她被套住了!年复一年的奖状、锦旗,使她感到脖子被越勒越紧。那块金扁还有那篇通讯,也幻变成了村口那座恶狠狠的贞节牌坊,更压得她感到窒息。每当生理的欲望和生活求助的期盼时而冒岀来,她也只好把它们硬生生逼回心底,让泪水去浸泡,去腐蚀。渐渐地,她恨那个舌绽莲花把她吹上半空,又不管她咋个下来的妇联主席。也怨恨那几个只顾写文章,不管她以后日子咋个磨的烂笔记者。

  这时,她浑身又-阵泠汗淋淋的抖颤起来,还绳捆索绑一样疼痛。再次勒住思绪的野马,她挣扎着愰愰惚惚来到田坎边准备割牛草。

  突然,她感到烧得烫手的额头更加胀痛、眩晕,心里更发紧,眼前更加金星乱冒。瞬间,她便一头栽下了田坎倒在水田里。

  “杨琔云!杨妹儿!”几个女人急岀-副哭腔。

  “快,扶起来,我背她上街去医院”几个男人在争先恐后的吼。

  “你们男人还敢背?还是我来!”是隔壁二嫂的大嗓门。

  瘫软在二嫂怀里的扬琔云,一颗泪珠噙在眼角,仿佛孤单的自己正无助无望地朝黑沉沉的深渊幽幽飘落……

Tag: 女人
分享到:
上一篇:泪洒珠江(小说) 下一篇:有趣的情侣

与戴花环的女人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相关栏目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