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杂文 > 影评书评 > 李庭武诗歌艺术赏析二:情感之花

李庭武诗歌艺术赏析二:情感之花

作者: lily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2-02-23 阅读: 在线投稿
  春寒料峭,漫步在李庭武诗歌的花园,欣赏着他花园里自然绽放的朵朵情花,我的心禁不住一次次颤动。他用真情抒写的文字极大地震撼了我,尤其是早期的抒情诗,写得细腻委婉,感人肺腑,字里行间充溢着浪漫的诗情,散发出浓郁的诗意。不管是情真意切的亲情诗,还是缠绵悱恻的爱情诗,柔情深致的咏物诗,都是用心血与真情浇灌出来的艺术之花。
  
  亲情诗中的《琥珀之恋》是他在姐姐离开十多年后用心血与真情写就的爱的赞歌。诗中字字含情,句句言爱:“姐姐,我已经长大/那个当初你最放心不下的孩子/如今为你夜夜写诗/即便什么也不做/只是坐在窗前/也在听你当年的歌/你的呼吸在我肺里/你的心跳在我心里/你的体温在我脉管里/你的哭泣/在我深深的眼窝里/我只是不明白/姐姐,这样的时刻/为什么我一次次湿透了外衣......我把三千六百五十片桃花一一摊开/每一片上都有一行/猩红的诗/我要一句一句念给你听/姐姐,你是我最初的读者/最初的恋人/你是否像我一样也黯然失声——《琥珀之恋》”。
  
  诗人夜夜写诗寄托他对姐姐的怀念,夜夜读诗告慰他最初的读者,最初的恋人也是至亲的姐姐。他在诗中那一声声亲切而又深情的呼唤,那如泣如诉的问候与喃喃低语,使我想起了天才诗人海子在《日记》里声声充满悲怆与绝望的呼喊:“姐姐、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想你”;想起了转身灵童仓央嘉措在《那一天》里倾吐的真言:“我摇动所有的经筒,只为触摸你的指尖,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只为贴着你的温暖……”如此痛心疾首,撕心裂肺,从生命里最真、最热的底蕴里爆发出来的至情至性的诗歌,如何能不震撼人心,摄人心魂?我以为,这样的诗歌才是真正的抒情诗!
  
  知名评论家解非女士也说:“诗歌贵在真诚、贵在自然、贵在震撼人心,反映人性本质”。他的诗歌具备了这三“贵”,同时也独具情感魅力,但他诗中的情感也不是原生态情感,而是经过极化的艺术化情感。比如《你的离开好比一次地震来袭》,诗中所表达的情感就是经过极化的艺术化情感。光从题目上看,就给人以极大的震撼。在诗中,诗人更是打破常规逻辑,将情感极度强化,把情感推向极端,到达一种非常的境地,给人造成不同凡响的心理效应。记得台湾诗人王渝写爱人的离别是:“一次分手,一次小小的死亡。”而李庭武诗人写姐姐的离开却是“你的离开好比一次地震来袭”,从“离开”跳到“地震”,把“一个人的离开”极端化为“一次地震造成的无数生灵涂炭”,在极度的夸张中给人以无比强大的冲击力。我们知道,地震给人带来的伤痛是具有毁灭性的,它不仅是逝者的生命,也是生者山崩地裂般的精神崩溃与失魂落魄:“再没有理由相信,所谓约定/就是无法挣脱的锁链,无法解开的结/当那个你迟迟没有出现的秋夜过去/我的眼前,是一片地震过后的狼藉……”(《你的离开就好比一次地震来袭》)。这样写离开给人带来的心灵效应是刻骨铭心,肝肠寸断的!
  
  除了极度强化情感这一表达艺术外,诗人还善于从容不迫地伴随事物的发展,情境的展开,将诗情逐渐集中、凝聚,最后达到高潮,迸发出来。如《等待,其实就是一次浪漫的回忆》:“细雨打湿的黄昏/空气中弥漫着番茄酱的气息/黛色的远山在等待月出的声音/而我在等你/寥廓的公园,柳丝如同少女被风拂动的绿色裙裾/老人们静静躺在公园的长椅/白发苍苍的老人/深邃的目光一如黄昏的空气般迷离/打满皱褶的嘴角喃喃咀嚼着回忆/年轻的太太坐在草地上/秀发温柔的铺开,尽情的吸收着黄昏/孩子们在草地上奔跑/尖叫或者笑声,就像柳林间不时惊飞的鸟/而我在等你/手中的电话就像平静的湖水没有一丝回音/鸭子们栖息在岸上/有一只正悠闲地踱着步/象一位绅士等待心爱的伴侣/而我在等你/夜色如雨不断的飘落下来/寥廓的公园显得格外寂静/我大声呼喊你的名字/寥廓的公园空空荡荡,空空荡荡/只有你的名字小鸟一样飞来飞去。”
  
  这首诗情景的抒写,先是雨湿黄昏,空气弥漫番茄酱气息,接着是柳丝拂动,再就是老人静躺长椅,年轻太太坐草地,孩子们奔跑,最后是我在等你,这样从景物到人事,从黄昏的祥和到夜晚的寂寥,层层递进,而诗人在等待中的回忆也渐次铺开,情感渐次集聚、酝酿,到诗结尾时突然大声呼喊一个人的名字,从而也喊出了一句人生慨叹:“寥廓的公园空空荡荡,空空荡荡/只有你的名字小鸟一样飞来飞去。”人生中的一切,包括浪漫的回忆,坚持的等待,还有执着的追求,终将化成虚空,能给人永恒记忆的也许就是一个真实的名字。诗的结尾从写实跳到想象,给人宽阔的空间遐思,回味,也使情感得到极大的升华,把诗的抒情从个体上升到人生的高度。
  
  诗人不仅运用情感极化使抒情更加强烈,还善于将浓郁的情感淡化,使诗歌情感抒发收到奇特的效果。例如《写给母亲。青草》:“我是你最稚嫩的孩子,这一点你无可非议/在野菊怒放的深秋,我呱呱坠地/在春天渐渐说出第一个词,第一个词就是你/然后开始铺天盖地呼喊你的名字/在河畔,山坡,房前屋后/在池塘,旱地。有你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
  “我就是一只小麻雀,每天叽叽喳喳不停/这一点你烦透了心/拿起鞭子赶过,又抛洒秕谷唤我回来/积雪封门,你的棉袄,外加一件又一件单衣/就是我温暖的窝棚。”——《母亲。麻雀》
  这两首诗,一反常规表现,没有外在强化对母亲的深深依恋与母亲对孩子深沉的爱。第一首写孩子对母亲的声声呼唤响遍母亲可能出现的各个角落,以此表达孩子对母亲的深深眷恋;第二首写母亲对孩子日常生活的关爱,以麻雀喻己,借助鞭子与秕谷、棉袄、窝棚这些生活中常见的事物,表现母亲虽烦心又关心的真实感情。两首诗都以平常的现象反映平常生活,以平常的语言表达平常的感情。通过平淡的叙述,把司空见惯的事情推到人们面前,从而激活人们对生活与母爱的情感。
  
  他的亲情诗不仅充满着生活气息,也极具震撼力;仿佛清风细雨般悄悄滑入读者的心灵,又仿佛惊雷闪电班蓦然惊醒读者的情感。爱情诗亦是如此,它是诗人情感的倾诉,也是诗人心灵的声音。例如《我用自己的方式爱你》:“我懂得爱情/我知道它是钻石的一种/遗落在草丛里的星星/我就要去捡拾它们/却发现,爱情只是一枚清冷的泪滴……/就让我远远地看着你吧/你看,今晚的夜色真美/我把闪电放置于风暴的中心/天空静谧,那最亮的一颗/是我深情凝望的眼睛。”
  
  再如:“爱我的人还有很多/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每天都有无数写满祝福的消息/像星星缀满夜空/我常常无尽的抬头。仰望/并不是为了找寻/哪一颗最亮丽的星/哪一颗游动的心/仰望。只是为了不让泪水悄然滑落。”——《在路上》
  
  一半的黄土,一半的浅滩,这就是我全部的江山/如果可能,从即刻起,我愿意,将这残破不堪的江山拱手相让/这余下的半生做一匹马,一匹识途的老马/陪你,看尽长安城的雪以及落花。——《如果可能》
  
  这些爱情诗很容易使人联想到爱尔兰著名诗人叶芝的世纪绝唱《当你老了》。诗人对待爱情就像叶芝一样,把爱放在心中,以朝圣者的姿态深情关注他爱的人,虔诚祝福他爱与爱他的人在尘世获得永恒的幸福。这是诗人情感忠诚高洁的表现,也是他爱情观深刻脱俗的反映。这种情感和观念的脱俗,使他的诗歌充溢着一种超脱、神秘的气息。它就像一首哀婉缠绵的小夜曲一样,将爱的永恒与疼痛平静地倾诉,在缓缓流动的诗情中透出一抹淡淡的忧伤与温馨,让人感到一种圣洁的悲剧之美,也使人领悟到将短暂人生升华成永恒诗歌艺术才是爱情最高境界的道理!
  
  他的情诗,因情的充沛而楚楚动人,因情的流淌而焕发生机与活力。无论是写人情物性,还是写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鸟兽鱼虫,森罗万象,无不充盈着他的情感。他几乎写遍了所有的花,桃花、栀子花、白兰、雪莲、荷花……应有尽有。在他的笔下,所有的花朵都有生命与灵性。他善于运用移情的写作手法,赋予它们以感情、思想、个性、意志与心理活动。他把它们当作亲人、爱人、孩子、朋友,常常潜伏在诗歌营造的意境里与它们娓娓倾诉、软语呢喃、轻轻叮咛、把盏言笑,时而由我及物,由物及我,时而借物抒情、托物言志,情景交融,相辅相成,从而达到物我合一的状态。在诗歌营造的和谐世界里,诗人的感情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发挥,因此,他的诗歌让读者感到亲切、温暖,阅读时容易产生共鸣。
  
  品读李庭武的情诗,可以说是经历了一次情感激活心魂的漫游之旅,它为我们的情感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安顿之所。他在诗歌里用爱建立了一个既属于自己也属于大家的情感花园,诗中的情感就像小溪一般潺潺流淌,潜移默化地浸润着他的诗歌读者。我不能说它的作用有多么的广大多么的深远,但我敢说他诗歌真诚自然,纯净高贵的审美特质,以及对自然物象明晰深刻的体悟,完全可以给予人们精神的慰藉,给人以心魂的安顿。

Tag:
分享到:
上一篇:四台甫著岂能胡来 下一篇:爱情、家庭与责任

与李庭武诗歌艺术赏析二:情感之花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