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一枝花文学 > 杂文 > 影评书评 > 人,是否该抱有期望

人,是否该抱有期望

作者: lily 来源: 互联网 时间: 2012-02-24 阅读: 在线投稿
  十里平湖霜满天,
  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护,
  只羡鸳鸯不羡仙。
  当宁采臣与聂小倩经历了无数曲折的人鬼恋无果而终,最后只剩下一幅《美人洗头》图与这首诗时,宁采臣的心失落到极点,燕赤霞说,有时候人的希望真真假假,难以分辨,人又是善忘的,很多事情很快就会随风而逝。宁采臣看着前方无限伤感地说,这究竟是好事呢还是坏事,人究竟该不该寄存希望呢?然后策马继续他崎岖的人生路……
  蒲松龄笔下的鬼魅都是情深爱重,鬼魅从他笔下穿越四百多年的岁月至今仍被传说,但故事结尾的一刹那,我却被另一种东西震撼——宁采臣说的那句话:人究竟该不该寄存希望。
  人究竟该不该寄存希望呢?西天世界有一株菩提树,佛祖在此树下苦修六年,终于顿悟成佛。但我们毕竟成不了佛,我们都是苍茫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对于这个宇宙的千古之思,不论先贤圣哲还是凡夫俗子,花费一生也无非是在痛苦中思索,在思索中沉默。
  夜深人静的时候,原来的浮动和吵闹平静下来,听着跳跃的脉搏,我怎么都无法入睡,曾看到一句话:若一年过去了,你的身高未变,体重未变,生活未变,那么一切归于零,我们还在十九岁。我的身高未变,体重未变,但是我的爱情变了,生活变了,我也已经二十岁了。往事不堪回首,我们喊出太多年少轻狂的誓言,描绘了太美的,海市蜃楼的期望,如今都还没有实现。
  如今,我站在这个过度的十字路口,青春的风铃渐响渐远,一路繁华似锦,一路凄凉如雨,一路花谢霜飞,感花开的欣喜,叹花谢的泪滴,或激动万分的高歌,或悲愤异常的低语,洒下无数欢声笑语。他曾站在四月樱花开遍的小路上,慷慨激昂的说,我要扬鞭东指,指点江山,我也曾站在睡莲铺满的湖畔,万般豪情的说,我要著文章,抒胸襟,展抱负。当时豪情万丈,仿佛地球真的踩在脚下,仿佛真的可以走遍天涯。
  只是时隔今日,一切归于平淡,恍如一梦,似乎都未曾发生。曾经豪情壮志的希望,不过是稍瞬即逝的流星,于是我曾一度苦闷。如果没有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我也不会整日的被失望的阴影所笼罩,走不出痛苦的边缘。直到有一天我看到这样一段话:
  玄奘法师说,佛祖苦修六年终于大彻大悟,在于执着,在于心诚,只要执着,只要心诚,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到呢?
  我终于有所领悟,希望会实现,人也应该有希望的,不过是希望过高,就成了梦想,适合自己希望就是理想。梦想和理想的区别就在于,梦想缺少那部分冷静的理性,所以人应该有希望的。如果大海一味平静,缺乏波浪滔天,就不可能壮阔,如果生活一味平淡,缺少理想,就如一滩死水,毫无精彩可言,那么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回想半年来,自己的希望,实现了多少?似乎没有,但一路走来,高山印证了我们的足迹,大海融入了我们的气息,天空留下了我们的身影。不要轻易说失去太多,我已不再心存希望,要知道失去的同时我们也在获得。若不失去别人拥有的,也不会得到别人不曾拥有的,那些失去的,终将成为我们熟悉的标志,成为别人无法得到的生活体验和瑰宝。我们要学会在失去中得到,在失去中成长。
  哀莫大于心死,没有希望的人便是心死之人,那么他就如一具行尸走肉,还有何生活情趣呢?人啊,多抱一些希望吧!

Tag:
分享到:
上一篇:《那些年,我们一路追的女孩》观后感 下一篇:一个用回忆行走,用灵魂写作的诗人

与人,是否该抱有期望相关美文欣赏

发表文章

猜你喜欢的

我来分享

最新美文评论

更多美文评论
快来评论这篇优美的文章
友情提示: 如果喜欢此文,可以选文字一键分享文章噢. 如果没有注册或未登陆,请点击qq诗歌大全

更多美文赏析